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爱和肉包

Dawn:

*跟24沒有關連的傻白甜請放心食用!






  雨大得让人有想喊救命的冲动。


  不过喊救命太丟脸了,更重要的是不会真有人冒雨跑来救自己,喊了也没用,所以他不会喊。




  躲在水果店的遮雨棚下,头顶上的塑胶布面被雨水打得频频抖荡,发出啪搭啪搭地偌大声响,雨声传来造出好几个层次,由近至远地,从视线模糊的街道、靠近一点前方围墙,以及只离他半公尺的遮雨棚遮盖范围的外边传来,整个世界都被雨声包围。


  他抬起左脚,早就被斜喷的雨丝打成深色的裤管居然已经湿得能够滴水了。


  幸好他一向有著只穿拖鞋的习惯,不然眼下还能更惨绝人寰一点吗?






  不能!


  因为!雨天HERO就要登场啦!






  「浠沥浠沥──」


  一个过度明朗的歌声从雨幕里传来。




  「哗啦哗啦──啦啦啦!」




  雨伞摇摇摆摆,伞面明晃晃,就像颗太阳。




  雨天HERO参上!


  他独撑着一把伞而来。


  来救你啰!一松先生!




  「啊啦啊啦──」




  十四松笑嘻嘻地凑近一松,让伞面朝他倾来。


  那一瞬间原本身上干燥的雨天HERO一下子就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




  「那个孩子──全身湿透啦!」




  完全失去撑伞的意义啦,白痴。






  「──站在柳树下!哭不停!」


  「我没哭啊。」


  一松叹了口气,一把将满身是雨水的落汤鸡拉进水果摊的遮雨棚下,这个动作让弟弟满是水分的袜子发出噗滋的叫声,他想起刚才给自己的形容词:惨绝人寰。




  「可是你脸湿湿的!」湿得惨绝人寰的十四松指著他的脸,哈哈大笑:「不过裤管也湿湿的,啊!●起了?你●起了吗?」


  「那是雨下太大了……话说,就算下雨了,才大白天就讲黄段子不太好喔。」一松窃笑:「现在可是全身湿透的十四松先生。」


  「唔噢!哥哥好色!超极变态!」


  「那么,十四松先生还想要吃超级变态刚才在超商买的肉包吗?」


  「吃!」




  十四松一口吞掉了一松拨给他的半颗肉包,舌头沿绕嘴唇舔了一圈。




  「好──吃!ハッスル、ハッスル!マッスル、マッスル!一松哥哥最好了!爱してる!」


  「嘿。」


  吃完了那就回家吧。


  一松瞧十四松把包子吃完,也就把十四松拽进重新撑开的亮黄色伞下。听到十四松爱的发言时他笑了一下,没忍住吐槽:「你的爱真容易给予啊。」


  「对啊!」十四松说:「就跟哥哥一下子就说要分我肉包一样!」


  「……很能说嘛。」


  「过奖过奖!我的爱和肉包一样好!」


  「和肉包一样廉价?」


  「NONONO一松哥哥,我的爱is no price!」


  「不要学臭松说话,会烦。」


  「あいあい!」


  十四松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好孩子。他扭扭歪歪补上一句:「不过刚才是说真的喔!虽然和肉包一样,却是无价的、是很珍贵的喔──」


  「光是拿肉包来比较本身就很搞笑了啊。」


  「一松哥哥──小瞧肉包,美味的肉包会生气!」


  「你刚才也说了『虽然和肉包一样』这样失礼的话啊。」


  「没有说!」


  「说了。」


  「没有说!」十四松用猫眼瞪他,以一个很夸张的大动作连退三步,唔哇一声后说:




  「一松哥哥、你是不是一直在打断我说话──不行不行,这样很失礼喔!道歉!」




  什么啊。一松莫名其妙。


  讲不过別人就闹任性小脾气……嗯,应该说、就开始胡言乱语。不过跟十四松缠斗这点对方也是打死不会像椴松一样妥协卖乖的。


  了解十四松如他,有更好的应对办法。




  譬如说。




  「喔,不好意思。」


  乖乖道歉之类的。


  反正对方也乐于白白痴痴地回:




  「原谅你了!」


  「哇,好开心。」


  他波澜不惊地说,然后转移话题到刚才的垃圾对话上,就是关于肉包和十四松的爱的那个对话。




  「对了,请问十四松先生,除了无价之外,你的爱和肉包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和肉包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要拿到无价的爱太麻烦了,如果不是特別厉害的话就会输给超商一个一百元的包子啦。」


  「啊──这有点难办!和肉包不一样的地方……爱的实体算是心脏吗?嗯?嗯?总之虽然都是肉,不过我的爱应该不能吃!」


  「挖出心脏本身就是不行的呢。」


  「应该也不好吃吧!也不香的样子!」


  「你真的快输了啊。」


  「啊啦啊啦,要被三振出局了呀──好沮丧!」


  「那就加油点,说些优点吧。」


  「哦哦──说的也是!我会努力的!欸!我的爱呢,超商买不到!要亲自跟我拿才行!」


  「嗯,的确。」


  「唔,还有那个啦!很重!」


  「很重?」




  「对啊!我的爱很重很重,应该有这么重──」他在空中胡乱画了一个大圆,说:「是由『あ──』和『い──』两个部分组成呢!」


  「那可真是厉害。」


  「对吧!那一松哥哥要跟我一人分一半吗?」


  「一人分一半?」


  「一人一半!刚才说了啊,因为买不到,所以你要亲自跟我拿才行!」


  「你要给我……你的爱情啊?」


  「对呀对呀,哥哥刚刚也分肉包给我嘛。」


  「是没错啦……」


  「你不想要喔?」


  「哎?」


  「好沮丧──」


  「等等、」




  我不要的话你不就拿去分给別人了。


  那肯定是不行的啊。




  一松:「……我要。所以分我一半吧。」








  「真的嘛!太好啦!那就让哥哥先选好了,你想要哪边?」


  「没想法啊,我考虑一下。有比较推荐的吗?」


  「喔!都是同一个心脏分出来的,应该差不多、大概?不然就是大小、形状不一样,就像刚才的肉包──因为一松哥哥的手很笨拙,所以分出来的两半大小不一样!」


  「你居然还顺便嫌弃起我了啊。」


  「哦──选い吧!い比较像一松哥哥!」十四松无视他,继续说:「因为啊!あ看起来长得比较像我,い看起来像哥哥!」


  「没懂啊。」


  「请发挥你的想像力,一松先生。你想想──あ!是我趴在球上的样子!い!很像一松哥哥靠在墙上抱着超能猫的样子!」


  「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吧。」


  「嘿嘿!很像吧?」见一松不语,十四松自顾自地接下话,「那么、一松哥哥就选……」


  「不。」


  「嗯?」




  「我比较想要あ。」




  「为什么?啊!因为あ排在前面?比较像哥哥?哥哥是4,我是5的关系──」


  「不是。」一松说:「因为あ看起来比较大。」


  「嗳──贪心?」


  「是贪心。」


  「好难得!一松哥哥一向不怎么贪心的说!刚才肉包也把大的那半给我──」






  「因为、」




  打断十四松的絮絮叨叨,一松抬眼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也眨巴眨巴好奇地盯着自己,他忽然觉得好笑,又觉得对方这么做,啊,实在可爱得很哪。




  「既然是十四松的爱……所以要拿大的一半。」






  因为是爱情。


  所以想要贪心一点、拿到尽可能多一点的爱啊。






  「啊、啊、啊啊啊!一松哥哥!」十四松把脸遮起来:「你也很能说话啊!」


  「谢谢夸奖。」


  「好狡猾!」


  「谢谢。」


  「可以去外面独当一面了!」


  「谢谢,不过独当一面也没用啊,我没有別的要说这种情话的对象了。」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太肉麻了!肉麻、肉麻一松!Poeeeeeeeee──」


  「装吐的十四松先生,你这是在害羞吗。」


  「没有害羞!」


  「害羞了。」


  「没有害羞!」


  「……害羞了。」


  「没有害──唔嗷!」






  害羞被吞下腹了。






  一松窃笑。




  挺不错吃的,有超过一百元超商肉包的美味。


  多谢款待啊,十四松先生。








  「啊、啊、啊啊啊、唔哇啊啊啊啊──」




  把脸缩成漩涡的十四松用就算是再怎么样的滂沱大雨打在伞面上形成的强烈噪音也无法遮盖的音量大喊:


  松、松野十四松感谢您的惠顾!欢迎下次再光临──!Poeeeeeeeee──








-FIN.




**********




就是个聊天段子。


数字松电波电波得对话很难写欸。吼唷。


但是白痴情侣好萌喔。一十四好萌喔。


快去结婚辣!!!!!!




>>>>>>>>>>>>>>>这是3/20写的东西↑




等到3/22看完松24直播后的~我~!


已经~觉得~这恐怕是短时间内最后一篇傻白甜了吧!哈哈哈(大哭) 


 


哎....................

评论

热度(84)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