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松】我们遭遇的怪异之事──第二个番外。

Dawn:

*数字松,一松视角。沒CP純組合。


*Totty讲鬼系列(一)(四)(五)的补充(就是数字松篇啦www)。


 *次篇:(第三個番外)  


 


〈隐而不宣卻非是秘密〉


 


 


******


 


 


  「关于十四松,你也觉得有蹊翘对吧?他的名字跟我们太像啦,有没有可能是十四松其实也跟カラ松哥哥一样,其实是我们的兄弟呢?」


 


 


  虽然那天我回答トド松「我怎么知道啊」,但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


 




  我明白对トド松隐瞒这件事情的后果不太好。


  トド松虽然平常心机深沉、对兄弟常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实际上却是个在某些时候意外地坦率,尤其在情感方面更是个潜在版的「马鹿正直」的家伙。说不定将来会用力地发怒一场也说不定。


  他一面在网路上发文一面追究真相,凭他的小聪明和联想力,距离他猜出十四松的身分应该不需要多久。




  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不主动告诉他答案。




  没有告诉トド松的理由很单纯,就单纯是替十四松保守他的秘密而已。听起来好像我相当偏袒十四松似的,但实际上我心里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意念。


 


  何况十四松也以为我不曾知悉他的秘密。


 


*


 


  我发现十四松的秘密是在我第一次向他搭话的那天。


 




  「你会写字吗?会的话就在我手掌上写是,不会就写否。」


  「『是。』」


  「喔。有名字吗?」


  「『十四松。』」


  「十四松?」


  「『嗨嗨──我是十四松!』」


 


  「你的名字……跟我们兄弟有点像啊。」






  那个时候,十四松从袖口里探出的食指怔住了。




  没有那对过长的袖子遮掩,那样的怔愣就算只是一瞬间也太过清晰,何况剛剛他写字用的指面还触在我的手心上。




  那股心虚一下子就爬到我手中,我收起拳头就能抓牢。


  而我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心虚代表的含意。




  十四松的手指又动了起来。


  他只写了两个字:「『嘿嘿。』」,写完就打住,仿佛是慌乱得想不出其他说词,或许又是怕自己越说越糟,他也知道像他那样没有机心的个性说不好谎话吧?


  此刻的十四松就像只被打了麻醉药的猫,只能缩起尾巴却反抗不得。紧张得只能傻笑,于是他干脆答了这么一个模糊的回应,想看看运气是否能让他顺利地把我唬弄过去。


 




  所以我放过他了。


  让他把我的手掌拉去,让他拙脚奔逃。


 


  称不上是心软,只不过是哥哥对于弟弟的一点让步。


 


  因为那次的让步,十四松以为他是我们兄弟的身分没有被我发现,而我也就假装成一个未开封过的瓶子,紧紧闭守自己的嘴和臆测,让秘密隐而不宣。


 





  但让步也不过是让步,并不代表我赞同他的作法。




  我不也向トド松透露了一道途径了吗?


  「去问问那个家伙(カラ松)啊。」




 





  果不其然,在我和トド松进行那次对话后没过几天,トド松就依照我所透露的那道途径得到了正确解答。






  当下我还浑然不觉楼下的动静,安然处在与猫咪朋友平和共处的游戏天堂中,直到听见那声叫唤打破了天堂,把我叫回了吵闹的人间。


  「一松哥哥!」




  那声叫唤像炸弹似地忽然在宁静的家中响起,我一惊,不小心便将逗猫棒吓得扔飞了出去。连我都吓了这么一大跳,更不用说我那躲在树枝间小憩的猫咪朋友,它竖起全身的毛,一溜烟就逃没了踪影。


  「不好了一松哥哥!」还来不及失落,我就听到那个声音继续大叫:「トド松和カラ松哥哥在客厅吵起来了!」




  我才认出是十四松的声音,一串又集又响亮的脚步声就跑过楼梯间,像鞭炮一样喧哗,不出几秒,一对黄色袖子从靠我最近的墙壁里魔术般窜出。


  我没能见过那位松野家次男,但在性子乖张又娇惯的么子嘴里,关于他的好话一向是没少说的。听到吵起架来的两方是感情似乎不错的トド松与カラ松,我当时的确有点意外。




  吵架?


  那两人居然吵架了啊。


  但也只是意外了一下,随即又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还不是常常一言不合就会吵起来,扔书扔枕头扔酱油罐子什么的也没少见过。我漫不在乎地想。




  但十四松还挥舞着袖子,上下甩动的动作是急躁的催促。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一松哥哥,去劝架吧──劝架!劝架!


  好麻烦。


  在拾起地上的逗猫棒时我便这般告诉他了:「放着不管就行了。」


 


  这话一说完,到刚刚为止都还在乱糟糟挥舞着的袖子便倏地停下了动作。


  突如其来的沉默实在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东西,尤其是这场沉默还是由个平常最安静不下的人挑起的。


  生气了?我猜测,又随即否定这个想法。


  生气的话十四松现在就会哗啦啦地跑走了,而不是站在这里跟我沉默相对。


 


  我看着十四松,好半晌才想起要拿纸笔出来,没有那个的话我们无法进行言语交流。于是我找起了纸和笔,在这个过程中十四松一直是安静的,那两条垂挂在半空中的长长袖子就像死掉的蛇一样。


  安静的气氛活跃了我的胡思乱想,我在脑海中试图要去描摩墙壁里的他会是怎么样的表情,才想起来我根本没见过他的脸谱,要知道,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脸,就算是……


 


  「一松哥哥。我不能放着不管。」


 


  我抬起头,忽然听到他的声音,我一时之间忘了要说话,拿着才刚找到而还没递出去的的纸和笔发楞。


  ……啊啊。


  因为所有的事情发生得太像理所当然,所以我才会没发现。


 


  「那好吧。」


  我将笔记本和笔都放回了地上,反正不需要了。


 


  「你先告诉我,他们两个是怎么吵起来的?」


  「哎?」


  「会吵起来总有个原因吧。」


  「欸、原因……是因为……」


  「你要是不说,」我对着言词吞吞吐吐的十四松说:「我也就不下楼了。」


  「这、这个……」


 


 


  看他的反应我也猜出了事情大概。八成是トド松在生气カラ松不把十四松的事情告诉他的关系吧。我看着十四松讲话结巴的模样,真是可怜兮兮地。


  十四松应该要这么说的──「トド松和カラ松哥哥吵起来是因为我的关系」──但他没有。因为他怕自己是松野家兄弟一员的事情曝露。这是我从过往那次让步以来就百思不得其解的。


  他杵在原地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了半天也没有把话说清楚,我不发一语地盯着他,并且叹出了一口气。


  听到我的叹气,十四松的身子震了一下,顿时变得手足无措。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原来可以这样说话啊。」我说,用着连我自己听来都觉酸苦过分的语调。「不需要透过纸笔啊。」


 


  「还有办法从客厅的那个角落跑上来。」


  「我一直以为那里是你唯一能出现的地点呢。」


  「是刻意这么做的?为了让我以为你只能出现在那里?」


  「恭喜你,做得很成功。」


  「居然骗了这么久,你很厉害啊。」


 




  十四松断断续续地接话:


  「……我好像、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了?」


  「是啊。」


  「啊。」沉默的十四松忽然笑了出声,嘿嘿傻笑着的那种笑法。「果然!因为我太笨了的关系,才把一切都搞砸了、还惹一松哥哥生气了……哎嘿嘿,对不起……」


 


  「跟那些都没关系吧,是你自顾自逞强才会这样。」


 


  十四松是家里面只有我能看到的幽灵,因为力量不足还是什么不明原因的关系,还是个卡在墙壁里出不来的幽灵。偶尔才能出现,出现时只会是在客厅的角落。


  虽然能够说话和唱歌,但是在把身体某部分露出外头之后就不行了,大概是因为嘴巴的部分卡在墙壁中的关系。


  我是这么告诉トド松的。而トド松那个老爱险摆的家伙也只顾着把十四松的故事发表到网路上,没有注意到这个故事的纰漏:那天,从背后抱着我大哭的十四松。


 


  ──好孩子、好孩子,不要难过了喔。


 


  十四松逞强至此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不希望其他兄弟发现他的存在。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我。


 


  「白痴,还想让你哥当好孩子的话就别哭了。」我说:「否则,我不就成了欺负弟弟的人渣了吗?」


  从墙壁里断断续续传出的呜咽声在我的话时瞬间放大了不少,要不是家里除了我以外没人听得见他,不然这哭声要惊动全屋子了。


 


  十四松害怕着他那个性懦弱阴暗以至于交不到朋友的第四个哥哥会寂寞所以总是时不时地现身,但又发觉那位哥哥变得总是不断在寻找他的身影,一直以来不被注意到的他,在高兴的同时却也害怕了,怕他那个哥哥会变得不与他以外的人交流。


  所以他自己设下种种障碍。


  装出了不能每天现身的设定、现身了就不能说话的设定、只能出现在客厅一隅的设定。


 


  真是活该啊。


  无论是这个家伙还是无意间居然成了他的压力的我。


 


  我抓起他那两只颓丧垂着的黄色袖子,把过长的衣料的部分向上卷起,少了遮盖,从里头露出来的两只手掌和我的一样大。


  我一面这么想,一面捉住他的手,两手一起使力,把没作半点反抗的十四松从墙壁里拉了出来。




  自从高中初次见面后,我终于第一次见到了十四松向我隐藏了十年多的脸庞。


  和我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五官,却更有朝气一些,更有活力一些,即使此刻那张脸上的嘴巴正咧咧地张着,眼睛也跟打开了的水龙头一般疯狂掉着泪水。


 


  「一松哥哥、呜、呜啊啊……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十四松完全没有要好好站直的意思,被拉出来后完全顺着余力扑到了我身上。他像个伤心的孩子一样,整个人哭得唏哩哗啦的,还把我的衣服弄湿了一大块。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所以我只是紧紧握住他袖子里头的两只手掌。


  「很早就发现了。」我说:「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不过是依凭着哥哥对于自己弟弟的、那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却是十年多来累积的一点在意罢了。


 


 


-fin.


 


***** 


 


 


  嗯──我写这篇时爆炸卡文的,卡到我自己都想拿键盘敲死自己了(真心不骗!)或许会有很多地方会让人觉得"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但那是我的问题,不是一松和十四松的问题(汗)


 


在此略作解释:


   只能出现在客厅的黄色袖子、没有现身的时候可以听到他在唱歌、现身时总是只出现身体的一部份、十四松显现出身体一部分候就不能说话。这是正文里面对十四松的设定。 


  不过其实这些都是十四松自己对一松装出来的设定啦。他其实可以完整地、轻易地出现在他面前,也可以正常地说话(不用透过纸笔)。(例如在第一篇里他抱着一松大哭时其实整个上半身都跑出来了,但这个BUG一松、十四松、以及トド松都没发觉)。




  总之他是刻意与一松拉开了距离,原因如一松所说。


  假装自己是被迫嵌在墙壁里,以及从来没有脸部的原因也都是不想被一松得知自己是兄弟之一。


   十四松对于自己是怀抱着「我已经死掉了啊,死掉了就不应该再继续打扰其他兄弟」的想法,但是因为关心一松的缘故,所以十四松在一松高中时发烧的那次、猫咪朋友死掉的那次都冲动地现身了,一方面是不忍心看到一松伤心寂寞的样子,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本人也很寂寞的关系。


 


  &居然在番外篇把原本欢乐傻萌的数字松的气氛搞这么僵我也是很厉害耶!希望最后有让大家觉得有点温馨(?)


  &虽然中间那段我把一松写得好像很凶。不过他其实一点也没有生气啦!他是纯粹在夸奖十四松(?)并且,他在这篇文章中是全程都是「略傲娇」的心态!(真心不骗PART2)


例如这一段:


  没有告诉トド松的理由很单纯,就单纯是替十四松保守他的秘密而已。听起来好像我相当偏袒十四松似的,但实际上我心里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意念。


  トド松听到不回你「屁啦!」才怪(ry


 


   关于数字松在这里确认兄弟关系的剧情,原本想写十四松自己坦承的,但因为我太想写一松把十四松从墙壁拉出来的画面,所以最后还是决定由一松主动戳破这件事。(嘛~)


 


 


  本来还想写这么一段:


  一松:「就说兄弟吵架放着不管也行了吧。反正过个一下子就会和好了。」(指カラ松和トド松,同时亦是说他自己和十四松。)不过找不到地方插针了,就只好在这里说一下了,写文真是困难啊。


 


  啊,下次更新就是最后的番外了!






【2/28追記】:感謝阿泱太太提到!讓我有機會說說原來的設定,請各位允許我複製評論的內容XD




  阿泱太太:"我最开始以为他是太关心ichi然后奋力突破地缚灵的界限才能出来那么一会儿 "


  嗯!我原來的設定真的是這樣喔~↑


  (複製一下我在評論上的回覆)




  既然提到了原本的構想就再透露幾句吧!關於地縛靈的十四松!


  因為力量很弱所以只能在家裡到處遊走(如卡拉之前所說的那樣),但是因為一松的關係而努力地想要現身,雖然力量不夠每次都只能顯出一部分、出現的時間不長、次數也不頻繁,但儘管這樣也很開心!


  並且,只能出現在客廳角落的設定由來是因為客廳角落是一松在家裡最常待著的地方,因為彼此的牽絆所以十四松在這地方出現是最容易的~




  原本的設定我自己也是很喜歡啦──但是寫文有時候就是會被迫捨棄一些原本想寫的東西。有點可惜啦。但是在此稍微說說也滿足了一下我當初的私欲了!


  我每次文章的後記真的都好長啊,話癆耶!

评论

热度(76)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