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後一日 10.5-11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


*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最后一日




*****




10.5


 




白天人们穿着衣服便如同为自己披上一层掩饰,只有在夜里深沉的寂静之中才把自己剥开,有根钩子将秘密从暗里勾出,在教人窒息的静谧中摊平它们。


 


一松安静地眨着眼睛,脑子里装了许多芜杂的念头,视线却十分专一地,放在他身旁沉睡的睡脸上。十四松睡相特别是所有兄弟都知道的事。连躺在睡梦中也能将嘴张得老大,一吐一吸之间都有小小的气流声响交替着发出。




可以说是心血来潮,他忽然将手伸到棉被外,试图将十四松的嘴阖上。


然而无用,对方的嘴唇在闭合了数秒后又再度张开,一大口一大口地吸取空气。


一松不放弃,又试了第二次、第三次、……在第四次時,终于让对方的嘴好好闭了起来,但这也让他的姆指上沾满十四松的口水。


啊,你这让人不省心的家伙,一松在心里非议几句,然后将透明的液体全数擦在对方的浴衣上。这么做的时候,十四松的嘴唇似乎感到不满地抿动了两下。


一松没看漏这个微小反应,他移开视线,瞪着天花板已然按下的吊灯,「想吻他」的念头迅速冒起又随即殒灭,消失速度快得仿佛不曾存在过这念头。




也只是仿佛。 




类似的念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他对自己的弟弟有非分之想,想要吻他、想要抱他、想要拥有他……诸如此类发自心底丑陋一面的欲望都不是陌生的想法了,它们常常出现,趁着他的心灵被偶然撼动出一个窄小空隙的时候虚晃而过。


尤其是最近,这状况在一周恋人的游戏开始后变得非常频繁。原本一松以为和十四松成为一个星期的恋人,他就能够达成夙愿,可以没有遗憾地放弃这份感情。


结果却大错特错。




已经好几次,十四松在抽签当日的那句恋人之语,在深夜时分无数次回荡在他耳边,宛若可喜的梦餍。他沉溺在了和十四松一同假造出来的虚伪互动之中,尽管心里无时无刻都清楚着游戏的真实目的,他依旧无法克制自己贪心得想要获得更多。这与巷子角落中贪得无餍的野猫毫无不同,太过凄惨。


但在这场自找的灾难中,他就是如此无法自拔。


那感觉像被人丢进了海里。奋力挣扎着,却愈往底下的黑暗中扎进,那些藏在他身体里的东西从他的口中全数倾出,化作白色的泡沫,翻滚着向海的表面升去。


这场狗屁游戏一点都无法帮助他放弃,更加荒诞滑稽的是,还引起了反效果。那些他曾经试图忽略的、想要掩饰的事情,在他的心里逐渐膨大,一切都变得明白得不能更明白,再也阻挡不了。


那些积累了数年份的羞愧话语、偏斜的心思、怪异的不正当的宛若垃圾的想法──


 


是喜欢啊。




 



 


喜欢究竟是怎样的情感?


 


一松无法说明。这问题交给看过爱情小说的椴松、或者是私下有在买奇怪薄本的轻松来讲更是适任,也许那个曾经与那个女孩子交往过的十四松,也比自己更明白吧。


 


他二十多年的失败人生中从来没有和谁谈过恋爱,因此一松也说不准,自己对于十四松的感觉是否就是人们所说的那般情感。


不同于普通人的恋爱有一定的套路:相遇、相识、相爱,从陌生到熟悉,他和十四松打从出生就在一起了。他们一起长大,是从以前开始就最亲近的兄弟,是被信赖而且依靠的对象,他已习惯对方对着自己露出笑容的样子、习惯对方找自己练习挥棒,习惯他说要陪他散步、分享他喜欢吃的食物、一起去巷子喂猫、在阳台晒太阳聊天、说些摸不着头绪的话语……




习惯了十四松就在他身边,这件事情。


这样子能说是喜欢吗?无论如何果然都是怪异的吧。




那些人说的没错,他真的很奇怪──不只是单纯厌世、无法适应社会而已,会对自己的弟弟产生这种感情,他确实是个恶心的人。


然而明知如此,也都已经来不及了。


  


混浊的情愫。骯脏的欲望。与十四松相处的每件琐事。




那些他所钟爱的回忆,一切种种,经年累月,早已在漫长的时间溪流里胶结,变成一颗叫人作呕的恶心巨石,压在他腥红的血肉上,任凭他怎么使力推移,石头也只会不断下陷,让底部的一轮深棕上堆叠艳红,徒增丑陋。


 


「……我原本以为石头会有被我搬开的一天。」


事到如今才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啊。


  


 


11.


 


十四松十分疑惑,他身旁的被子里是空的。


一松不见了。




他滚一圈,躺到了原本应该是一松躺着的位置,背部压着的被单没有传来属于那人的温度,他悻悻然推开棉被,蹦起身,视线环绕整个空荡无人的房间,最后走到了厕所门前敲了两下。


「一松、一松──你在吗?在拉大便吗?」


「……」


不在厕所呀。他短促地欸了一声。


就在这时他发现被铺旁有一团白色的布料,凑近一看,是一松昨晚穿的浴衣,原本叠好的整齐形状被他刚刚随手抛开棉被时给撞乱。此刻浴衣被换下,表示一松果然在他还睡着的时候外出了。


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他那个不善挤入人群的哥哥会去哪呢?十四松习惯性地将手贴到下巴边缘,思索了起来,不出几秒,他啊地一声叫道:


「……糟糕啦!」


「什么事情糟糕了?」




咦?十四松回过头,就看到一松插着口袋站在纸门边上,一松手里有着一把便利商店卖的500元透明伞,对方随手从电视机边的面纸盒抽了几张面纸将伞面擦干。


他一面动作一面问,「刚才我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没事!是我搞错了!」十四松从征愣中回神,他用力地摇头,咕咚一声地坐下,转而笑道:「一松起得好早!居然比我还早起床!我以为你会睡到赖床的说!」


「睡不习惯的关系。」


「咦?一松以前会认床吗?」


「……忘了。」他低下头,默默地把擦拭干燥的雨伞摆到一边,「总之没睡好就是了。后来听到外头有猫叫声,所以就出去晃了晃。」


「猫!」十四松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好棒!一松真的好喜欢猫啊!那那那你在这里也有交到猫咪朋友吗?」


「没有,身上没有食物的话,野猫果然不怎么理人的啊。」


「那就没办法了。不过没关系啦!回去的话,好多猫咪朋友都在等一松!」


「……」


「一松?」


「啊……?哦,是吧。」


「……嗯!」




虽然说出的话都有好好得到回应,但十四松直觉感到此刻的一松有些反常,似乎是心不在焉的。


然而,见一松在放置好雨伞后朝此走来,着手整理起被铺,尽管心里有些困惑,他仍是先行抛开烦恼,凑上前去帮忙。棉被和床垫被两人折成方正的形状,重新塞回阴暗的衣柜之中。


 





 


吃完早餐后,服务生来向他们确认了退房时间,两人也顺道在剩余时间内整理了一下他们那为数不多的行李。


行李与出发前相比并没有增加多少,除了十四松昨晚随手在旅馆柜台处买的小点心,就是一松在海边捡的石头和十四松所摘的向日葵了。




考虑到向日葵需水以及夏日日晒强烈的问题,由于接下来要奔波一天,任凭茎暴露在干燥的空气中怕是会让花受损,于是,他们将一夜过后已经泡软的茎底剪去,并且修成更短的长度。向旅馆人员讨来了一点棉花和海绵,使之湿润后绑覆在花茎,如此一来,这朵向日葵便能够撑过时程一日的旅途。




一松看着十四松将修剪完毕的向日葵重新插回保特瓶,并且安置在后背包的侧袋中,忽然好奇起行程的事。


他们这次旅游的行程到目前为止,全由十四松一手安排,包括住宿、交通,甚至是下一个停驻的地点,一松完全不知道十四松的规画。


或许也就是因为交由十四松计画的关系才会让行程充满了胡闹的感觉,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一开始决定这么做的人就是一松他自己。


尽管如此,想要探问的欲望仍是需要满足的。




「十四松,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哪里?」十四松抬起头,「还没决定!」


「果然呢。」


「不过,说得也是!等一下就要退房了,还是快点决定好了!」十四松径自引导话题,他点点头,把背包拉链拉上,「一松有想去的地方吗?」


「我?问我干嘛……你自己决定吧。」


「你出发前也这么说!不行──这次不让步!至少提出一个地点!」


「啊啊,好麻烦。」


「一松──」


「……我又没特别想去的地方。」




一松撇开视线,他打从心底认为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并不是那种会特别在意周遭风景的类型,无论是海是向日葵田还是餐厅电影院迪士尼乐园,对他而言实在没有差别。




「去你想去的地方就行了。」


「……我想去的地方就是一松想去的地方!」


「你真是……」一松叹了口气,「做什么这么坚持啊?因为这是约会的关系?」


「对啊!因为是约会!」十四松理直气壯:「所以我想去一松想去的地方,因为我想让一松开心嘛!约会就是要开开心心的啊!」


「咦?」一松楞了愣,「你的意思是……」


「说个地点吧!快!」


「哈啊?」


「快快快!」


「等、」


「不等啦!快说快说快说快说快说──」


「啊!你吵死了!好啦知道了、我决定地点就是了──」忍受不了对方一连串像是机关枪般的疯狂催促,一松伸手抓住了对方往自己拍打过来的手,大喊一声:「──山!」




「十四松!我们去山上!」




胡乱拍打的动作在他的大喊声中停下,双方的安静只是几秒钟之间的事情,忽来乍到,随后十四松立即笑了起来。




「好啊!」




话语伴随着大片旋转的绿色光影落下。




不妙!


没有经过思考就鲁莽进行的事通常不会有好结果,此刻周围渐渐浮起虫声和稀疏的蛙叫,一股沉重的泥土味正慢慢聚拢,细听的话还能听到风吹过叶子的细小骚动。


十四松履行愿望的速度太快了,连阿拉丁神灯都未必这般高效率。


可恶!


一松几乎可以肯定,要是他在此刻眨一下眼睛、下一次迎接的画面必定是──


 




森林!


 




「哇,是啄木鸟!」




……原来那个正在咚咚咚咚的细响是这样而来的啊,一松看着抱着树干想要爬到树枝上的十四松,不知所措地想。


不管揉了几次眼睛都是同样的画面……他们这下子是真的来到山里了。


 


 






-TBC.






又是一次快速地场景转换(应该有人习惯了……哈哈。)


0.5的章節大概就是內心話為重的場景啦,不用太在意。





评论

热度(22)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