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15-16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

*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最后一日


*****



15.


一松用最快的速度在泥地里跑开。

水与尘土随着他的奔跑而大力喷溅,那些骯脏的咖啡色带有湿润的臭味,在空中飘散不去。手臂被树枝划破,刻出几道细长口子,从向外翻出的粉色嫩肉中浮出圆浑的血珠,沿被粘附在皮肤上的腐烂到一半的枯叶吞噬。
 
没有一个确实的目的地,一松所做的只是一味地跑,不停不停地跑,用那些零碎而粗糙的步伐既没分寸又毫无章法,逃难似地前冲。

跑得远一点!远一点!再远一点!

没有余裕能够回头张望。


他是不能回望的,十四松在远远的后方倒数着最后九百秒,短暂的九百秒一到,这场游戏就要决胜负了,所以他必须跑,跑到远方,要离十四松越远越好。
 
在这十五分钟内,他要竭尽所能的跑到远远远远的那方才行。


那方。

哪方?


他跑向的那方只有漫长的黑暗和可怖的安静。因为奔跑而缺气,他张大着嘴要吸取外头空气,低哑而难听的声音却从喉头里放肆滚了出来。

呜、啊……

将嘴用力地紧捂才能阻断的不堪入耳的悲鸣,心脏在胸腔起伏中剧痛地鼓动,他说不清楚,斗大的汗以及酸涨的眼窝,是哪个更悲惨一点。


周围的景色变得紊乱难明,稀疏的光照不进枝节杂乱的这里,这里叶子太多,树的柯枝彼此交缠纠结成一团,阴影一重又一重地迭加,变得浓郁,再也无法分解深浅,全是一团团又深又重的黑墨。


蓦地,踩踏在烂泥之上的鞋底忽然滑了一下。
 
山崖。
 
失重感袭来,他开始以飞快的速度下坠。



事情终于以他最期待的剧情展开了。
 

 

***.



两人行李的背包、一松早上买的伞、还有他送给一松的向日葵都还在他身边,除了那颗石头以外,一松把全部的东西都留下来了,什么也沒拿。


(八百二十一、八百二、八百一十九……)


十四松站在原地,嘴里小心翼翼地倒数他和一松约定的九百秒。

昨日在海边敲西瓜时用来蒙蔽他视线的毛巾又重新覆上他的眼皮,但是不同的游戏有不同的规则,这次情况不一样了。

昨日敲击西瓜的时候,哪怕是被蒙住眼睛、方向感全失、头晕并且脚步不稳,他心里也不曾产生任何一分犹豫,他不知道西瓜在哪里,但一松的声音近在咫尺,从他身边带着一点愉快意味地窃窃笑着,告诉他:往右,就这样前进。


明明才只是十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却让人感觉遥远不已。


(六百五十、六百四十九、六百四十八……)


在视觉被限制后耳朵似乎变得更灵敏了。他听到林子里的骚动声,肯定是一松发出的。

「十四松,你必须待在这里十五分钟……」

刚才,一松以毛巾缚住他的眼睛后,又重新强调了一次。

「就是九百秒,注意别算快了。」


说完这话的一松便用非常快的速度跑进深林里的方向,没有温吞或犹豫,一松拼命迈开步伐从他身边远去。


树枝被踩断的劈啪声到处响起。那代表一松并没有沿循他们原本行走的小径,而是岔开路线,往山道以外的地方跑走,从声音的方向听来也会得到相同的推论。

那就像是不愿让他找到他似的。



(四百九十八、四百九十七……)



就算一松说这是场普通的捉迷藏,但口头上说的话难以作数,逃走的本意毕竟是不想被抓到,他不认为一松种种豁命的举动只是为了一场游戏。

一松如此认真的态度使他感到沮丧,并且不知所措,原来自己是令一松难堪,甚至必须用逃走来远离的存在。那又是一件他从没料想过的事,就算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十分了解一松,但他以为自己和一松的交情应该是亲近的,是比其他人都还要来得、更加更加地……

尤其在一松答应与他作成一周恋人之后,他更是这么以为。


(一百三十五、一百三十四、一百三十三……)


从最后一轮游戏开始之前,兄弟们就纷纷问过他热衷游戏的原因,他从来没有说过,只有一松模糊猜对了一半。

「其实就是你一开始说的那个吧……会很开心、什么的。」

「是啊!」他笑咪咪地看着一松。「希望会很开心!」


一松搞错了。他所说的、将会开心起来的人,其实就是一松。

当初说起所谓恋人,他视线不由自主首先飘向的对象就是一松。

如同松野小松所说出的疼惜之语、一松所说的对待对方很好的样子,在他听到这些话语时,他脑袋里首先浮出的也就是一松的脸,想要尽全力令对方高兴的、想要他得到快乐的人──就是一松。

他想要成为一松的一周恋人的动机,是希望能令一松开心。

想要一起做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想要和一松约会、想要对待他很好很好,所以他借由约会的名义去遍了各个地点,尽其可能的模仿了一切恋人们会有的相处,但一松始终没有真正高兴起来。

到底是差了哪里?有什么不足?

十四松烦恼了许久许久也找寻不出答案,明明去过了所有一松可能会喜欢的地方,进行许多次约会,拍了很多张游玩的照片和恋人间玩笑的絮语。

但是不够,还是不够。


(三十三、三十二、三十一……)


眼见假扮恋人的一个星期就快要结束,无法实现目标的十四松焦急了起来,可说是孤注一掷,他向一松提出了最后一次的邀请。

「好像会很开心的样子,所以我们去旅行吧!」

没想到还是失败了啊,而且是大惨败,哎呀哎呀。


(十、九、八……)


解开了后脑勺被绑得死紧的毛巾,揉了揉发疼的眼皮,眨眨眼睛转转脚腕松松肩膀。
十四松扭过头,眺望向一方具有那人微弱气息的漆黑暗影──


五。
他知道一松大概不想再见到他了。


四。
但他到底是十四松。


三。二。
跑吧跑吧。冲吧冲吧。


他和一松只约定了九百秒。九百秒之后,事情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了哦!一松哥哥!

十四松在心里吶喊。


下一秒,他拔腿狂奔。


「……一!」

 

因为他到底是十四松。

出奇不意、无所不能、天马行空──


并且最喜欢一松了的十四松。





16.


随着他的失足坠落,山谷寒气向上飙升,风声猎猎,刀子似地刮过脸颊。他步伐踩空,并且摔进了深山里随处都有的山崖,像跌入空洞骷髅眼窝中,不过,心里却出奇的平静,接下来无论是自己是要摔得头破血流或者粉身碎骨,他都不介意。


越来越黑。

已经下坠到了很深很深的地方,最后黑暗终于夺去所有视力,仿佛瞎眼的盲人再也看不到附近的景物,黑森森的空间吞去渺小的躯体,连同生存意义一起。


四肢渐渐疲软无力,眼眶被强风吹得僵硬,并且耳鼓也充胀得开始疼痛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十四松的声音。

一松楞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那个白痴的声音听起来有万分的焦急,如同自己方才说出要他待在原地默数九百秒时,十四松笑脸冻结时的那瞬间一样。


「……一松哥哥!」

还以为在临死前刻出现的必定是那传说中,有关这一生回忆的跑马灯,没想到出现了的居然是关于那家伙的幻听。

已经到了这最后一步了原来还是彻底舍下?那也就罢了,也好,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是他早就认清的事情。
 

漫长的黑暗和可怖的安静一口将他吞没。

黑暗中却有什么东西陡然拉住了自己。





抓住他的是一只大小与他相同的手掌。

大抵是被抓住的那一剎那,情况便产生了变化,破风声倏地消失,那种几乎是要将灵魂轰出体外的脱离感同样没了踪影。他的手脚依旧脱力,却并不觉得沉重……或者说,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关于自己的重量。
 
一松惊慌张开了眼睛,仍然什么也没见得,周围还是那么暗,却又与原本的漆黑有些不同,这里还存在着其他光源。人类优秀的感光细胞随后起了作用,只费一小会儿功夫,他的眼睛逐渐适起应周遭那片并不纯然的黑暗。

远处的风景中有着白色灰尘悬浮,他仔细一看,那些像是玻璃渣子的东西一闪一闪地发着明亮不一的光,在更遥远的那头,还朦胧的雾气,里头有玻璃渣子和小石子散落……等等、难道……


一松猛然想起了这是哪里。



 
──阒暗无声的、星辰大海。




-tbc.








我寫得很認真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寫到感覺很搞笑……會、會嗎?




不管啦、總之數字松來宇宙啦!他哒!






真的快結束啦,預計20完結。



评论

热度(29)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