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01-03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有点电波,总之是谈恋爱的故事。


*试着认真写长篇




 *****




最后一日




01.


 


  松野十四松对着那不太大的背包鼓捣至少有一个多小时了。




  从起床时松野一松就看到床边地板到处都是松野十四松的私人物品,衣服裤子内衣内裤,一堆的糖果和一颗棒球、一堆的橡果子然后是一根球棒,再外加另一堆的糖果跟橡果子。


  他揉揉眼睛安静地看了那个手上动作停不下来的身影好一会儿,才唤了对方的名字。




  「……十四松,我们带不了那么多东西,只是去两天而已啊。」


  「这样啊!」


 


  十四松似懂非懂地点头,把背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一下子,衣裤滑成小瀑布,糖果和橡果子散了一地,连棒球也咕咚咕咚地滚到一松脚边,一松把它给捡起来了。


 


   在收拾行李时松野松代从走上楼来问他们想不想带便当,恐怕妈妈是真的将他们的旅程当作幼年时那种说走就走的郊游了吧?


  这也难怪,谁叫松野家六个孩子都跑出去玩了呢。




  十四松看了看松野一松,一松明白对方是在询问他的意见,于是他抬头向母亲说他们两个在路上随便吃吃就行了,说完的这会儿十四松也从地上蹦起,向松野松代做出他那最具代表性的招牌动作并且大笑道:


  妈苏噜妈苏噜──哈苏噜哈苏噜──我们出门啰!




  一松闻言,往十四松身后的背包看了一眼,果然背包比起刚才干瘪了不少。准备就绪。


  他们的行李不多,只有几衣裤和薄外套,一点旅费,跟各自的手机罢了。


  这样简单的行李让一松很满意——重量不重,太好了。虽然说除了手机及钱包以外的东西全由十四松背负着就是了。




  * 




  月台上人潮稀疏得很,周末早上六点的月台没有学生出没,上班族的身影也是没有的,除了松野一松和松野十四松以外就只剩下几个用手指头能够点出来的身影。


  蝉声聒噪,但除此之外便非常安静。一松靠在冰凉的铁栏杆上听着夏蝉沙哑的鸣声,一面视线不定地四处张望着。




  当一松把视线从对面月台看报纸的老人身上移向在长椅上打盹的中年妇女再看回自己所在的这边一侧时,月台广播说:




  下一班车即将到站,要上车的旅客请准备──


 




  一松回头,喊:「十四松。」


  「嗨咿?」


  「要搭的是这班车吗?」




  十四松不断地把脚上其中一只室内脱鞋踢飞,看起来像是在打发时间,而这次踢出的是一个鞋底朝上的结果,这让他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不是!」


  「那,快到了吗?」


  「嗯──」十四松安静了一下,摇头。「唔唔!还没!还要再等一下喔!」


  「哦。」




  简单地应答一声,一松决定不去问十四松嘴里说的再等一下是多久。


   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这里呆坐了半个多小时了,一直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后要来的车。




  情况很荒谬,由于连要搭的电车都不知是哪个班次他们自然也买不成票,但神奇的是当十四松对着售票员说出「要和一松哥哥出去玩,所以让我们通过吧!」这句话之后,他们两人居然就真的半点阻扰也没有地被售票员放了进来,直至现在一松也没能理解到底十四松如何办到这件事的。




  无论如何,没买票就进站的他们现在的确在车站的月台上等待来车,站务人员也丝毫没有要赶走他们的意思。


  尽管仍旧无法心安理得,但随着时间渐渐消逝,一松或多或少也松懈了一些,或者该说是慢慢接受了事情的开展──似乎是、正在往奇妙的方向走。


 




  把鞋子重新捡回来的十四松又再一次踢飞了他的鞋子。鞋子在半空中的蓝天白云间空转好几圈后才沿着拋物线顺畅坠地。啪答一声地。




  十四松跟着大叫:「哇!正面出来啦!」






  恍然明白刚才十四松不断踢开鞋子的举动原来只是想要得到一个让鞋子正面朝上的结果,这是什么小孩子玩的游戏啊?就为了这个努力了这么久?一松有点莞尔,觉得十四松实在无聊得好笑。


  无聊得好笑的十四松此时正哈哈大笑着,把那些冷落在地上多时的行李一一捡起后他飞快地朝一松跑来,也不管挂在手腕上的水壶会敲到一松的脑袋,他就这么双手一伸,从背后把一松的眼睛遮覆住。




  黑暗里,他听到十四松的声音神采奕奕地喊:「数三下!」


 




  ──三、二、一!






    再次睁开眼睛时,松野一松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辆奔驰中的列车上。


 


 


 


02.


 


  他记得自己原本靠在月台的栏杆旁,这份记忆应该没有出错才是。




  松野一松皱着眉头试图去回想脑海里的记忆,不出意料地没有找到自己进入车厢的过程记录,脑内的记忆像被切割过一般,最后所记得的只有十四松蹦蹦跳跳朝他跑来并且遮住他双眼的画面。




  说起来,十四松呢?




  张望四周,一松发现除了自己以外这车厢居然是空荡荡的别无人影,就连与他一块来到的黄色身影也不在。


   背包、水壶、外套……他和十四松的行李都还在,安然无恙地给扔在他旁边的座位,连动都没动过,但是十四松人呢?不见的只有十四松。




  没有。没有。没有──


  十四松不见了!




  他理所当然慌了起来,一步、一步,尝试挪动自己僵硬的步伐。松野一松的脚步在不稳的车厢地板上同样不稳,他一步一步一步地朝前跨步尽管闭锁的车厢空无一人。




  十四松。十、十四松……十四松?他接着呼喊,但是没有回应;蹲下身想要看看他那个思维跳脱的弟弟是不是攀上了哪个栏架或钻进哪个长座位底下的空隙将自己藏躲起来,然而没有。寻遍车厢各处之后他仍旧一无所获。


 


  他弄丢十四松了?


  还是……


 




  车厢里空调静静地吹送着冷气让他额间的汗渐渐由温变冷,栏杆下头摇摇摆摆的扶手则将他的不安情绪催成紧绷。




  松野一松不愿多想,情急之下,他拿出自己那不常用的手机,拨了平时鲜少用到的号码,等待那宛若世纪般漫长的几秒而获得的结果却是手机预设铃声从他们两人的行李堆中刺耳冒出。




  「哈。这还真是……」


  缓慢眨了眨眼睛后他告诉自己,他已经冷静下来了。




  摁掉手机的拨号模式,松野一松朝着列车前进的方向踱步走去,他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被拉成又斜又长的恐慌的形状,随电车行驶而不住颤巍。




  穿过一扇又一扇的自动门,每个车厢都没有人,全是空的。




  他的目的地是车长室,他没有买车票,得先跟列车长问出最近一站是哪个车站并且想办法补票才行。钱一定够的,毕竟他可是足足带了能够游玩两天的旅费,肯定足够用来支付来回的电车钱。






  而就在他不断往前面车厢走去时,一个声音从隔着一段距离的后方传来。




  「一松哥哥!」


  一松不由得停下脚步。




   回过头,十四松正好好地站在车厢的后门,手上拿着两瓶不同的塑胶瓶饮料,对方歪着脑袋问他要去哪里。






  「咦?十四松……、咦。」


  支支吾吾地,一松说不出话来只能愕然地看着眼前朝他蹦踏走来的弟弟。




  「你去哪里了?」


  去买饮料!十四松摇晃手上的两瓶饮料。忽然觉得口好渴啊,可是水壶里的水一点都不冰!只好买了喝的东西啦!


  他说完,两臂伸直向一松展示他手上的东西:一瓶红茶,还有另一瓶柠檬茶。塑胶瓶身的薄膜还印着最近宣传正凶的迪士尼卡通人物,用弯曲的嘴角正看着他微微地笑。




  一松哥哥要哪个?


  一松拿了红茶,但他还是楞楞的,没回过神。


 


  十四松显然也没忘记对方刚才奇怪的举动,见一松挑选好后,他抬起头就拿这事发起疑问:「那你呢?一松哥哥刚刚要去哪里啊?」


   「刚刚……」一松纠结了下,不知怎么说起,「……没事,随便走走而已。」


  「可是你走得那么急!又不像找厕所!」


  「我……」




  十四松在等他说些什么,但一松的声音就断在这了。


 




  他后悔起十几分钟前自己的莽撞,但一松知道,要是事情再发生一遍,自己还是会像刚才一样由于忍受不了内心惶惶不安的想象而做出同样的举动,因为他那就是那样一个容易疑心的家伙。




  所以说不出口。


  他没办法告诉十四松刚才的自己究竟想象了些什么。




  于是气氛变得尴尬。


 




  电车疾奔于轨道上发出规律的声响,他们都不说话,于是他们变得只能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叩隆和叩隆了。


 


  「哼~」


  十四松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如歌的旋律从他的鼻间里冒头。 




  「哼嗯嗯嗯~嗯~嗯~」




  他微微弯下身,蹲到了只抵达于一松肩膀的高度,十四松用着上扬的目光在一松面前朝着他望,那圆滚的瞳孔底下还洋溢了一些细碎的,来自东方晨曦的光芒。


 




  「没事吗?」


  「……没事啊。」他答。


  「没事呀?那就好啦!太棒啦!」


 




  也不知道是在棒什么的。


  一松沉默地想。


 


 


03.


 


  汇合后的松野十四松心情似乎很好,跨的步伐和手臂挥舞的幅度都比平常来得更大些,松野一松紧随在他身后,看向朝他们俩迎面飞来的景色,他忍不住问:「喂,十四松,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




  虽然只是抱持随意问问的心态,一松也不认为十四松会知道地点,然而对方却真有所答复:「海!」


  「海?」


  「对唷!第一站是海!」


  「哈?你怎么知道的?」一松疑惑,「话说这电车上一个人也没有呢?真是奇怪啊。」


  「因为是夏天!夏天就是去海边啊!」十四松一面说一面放缓步伐,沉吟半晌后,他侧过脸来问:「没有其他乘客很奇怪吗?」


  「啊?是有点……就算是星期六清晨的电车,整车只有我们两个的话……奇怪吧。」


  「这样啊!好唷!既然一松哥哥想要其他乘客的话!」


 




  十四松眯着眼睛微微笑,说完话他便停下脚步,在自动门前不会被感应器侦测到的距离外停足一阵。


  而后,门的那一端响起了一点稀疏的声音。


  门扉开启后,那些原本空旷的车厢果不其然都有了其他乘客的身姿出现,喝茶的、看报纸的、相互交谈的、望着窗外风景的、低头吃着铁路便当的,进行着各式各样事情的人们凭空冒了出来。




  一松已经放弃去思考何以车上情景的变化是从何而来,反正他和十四松都能够被外星人绑架到飞碟上了,那么眼前的景象说事外星人忽然大举入侵了这整座电车也是没关系的吧?他就这么无所谓地跟着十四松走,也不再去管那些宛若幽灵的乘客。








   由走得飞快的十四松领头,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原本放置于行李的那节车厢。


  行李都还好好的,没有小偷要偷啊──都不知道该要高兴还是叹息才好。一松在心里碎念过两句无意义话语后便清出座位先十四松一步坐下了,选择的是靠近车门、有档板和铁栏杆的那一侧。拜十四松的福,早上那一个多小时的行李整理令他几乎没怎么睡,至少在搭车的期间,一松是想要好好补睡一觉的。


 


  但就在十四松坐到了他身旁的一刻,LINE的提示音叫了起来。有新讯息。




  「是椴松!」


   十四松戳开了手机的相片,将手机萤幕用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子的方式强行塞进松野一松的视野里头。


   这么贴近的结果就是椴松到底做了什么事一松完全看不清,唯一见得的只有一大坨糊在一起的粉红与皮肤色色块,一松只好抓着十四松的手背拉开到眼睛能够好好聚焦程度的距离。


  拉开距离后,萤幕上头便出现了一个眼睛张得比平时大了1.5倍的椴松,椴松对他们比划剪刀手,嘴巴轻抿地做出一个弯弯的弧度,笑得十分欢快。


  紧随在照片下方的文字写道:Yeah~在约会喔!被人家请客了我真是受欢迎呀~句尾还附注了一颗小巧的粉红色爱心。


 




  「咦?不是说要两个人一起拍吗?看不到另外一个人啊?」


  一松还来不及嫌弃末弟装模作样的姿态,就被十四松突出的声音打断话头。




  他转过视线一看,却只见到十四松的发旋,这家伙把整个脑袋都挨了过来,十四松靠得很近很近,一松甚至能闻到家里那罐六人共用的洗发精的味道。


  向那根不停在他脸上轻扫、让人隐隐发痒的发丝吹口气,那根像是草一样摇摆的呆毛就随着气流翘到另一头去了,在那儿也十分朝气地竖立着。




  「嗯。椴松那个家伙又只拍自己了。」


  「啊啦啊啦,坏毛病、坏毛病!」


  「是啊。」


  一松凉凉地说,在心底嘲笑了下那个没被拍进萤幕的可怜虫……说起来是谁啊?和椴松待在一块的家伙。好像是轻松?还是小松哥哥啊?




  应该是小松哥哥。


  请客这种事情只有大前天赢了小钢珠而得意洋洋的长男才会做,那个比老妈还要斤斤计较的小气轻松肯定不可能,他的话,恐怕还宁愿把钱拿去供养他的偶像写真集吧。看照片里那堆迭了二十余盘的回转寿司盘子,一松这么猜想。




  果不其然,他接着就听到答案公布:「哈哈哈!小椴被小松哥哥骂了啊!」


   十四松对着LINE里一条一条如同地鼠似地从左侧窜出的讯息对话兴高采烈,即时为一松实况家中长男与末子的无聊吵嘴。


  而就在十四松说起椴松争辩说明明我有把小松哥哥的手臂拍进去啊的时候,十四松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整个人剧烈跳了一下。


 




  「啊哈!拍照!我们也来拍照吧一松哥哥!」


  一松表情一滞。


 




  「要怎么拍才好哇──」


  「……随便一下不就行了。」一松很局促,两只手不住去滚转着手里的瓶装红茶,「把这瓶红茶跟你的柠檬茶拍一起,说是一起买的……」


  「不行欸!」


  「咦?」


  「哥哥忘记了!游戏规定说拍照的时候必须要两个人都入镜才行!因为是恋人嘛!」


 


  恋人。


  这个词让一松恍惚了起来,手上握着的红茶瓶子也忘了要继续滚动。


 




  啊啊,说的也是,现在的他,是十四松的恋人。


 






 


-tbc.


 






嗯?


节奏很怪?


剧情跳很快?


 


我也这么觉得(欸


 


 


总之我慢慢写,大家轻松看看TOT!!


 

评论

热度(32)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