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小怪兽

Dawn:

*给噜给出沒。(在3.5集出现的那个。


*****


 


  纸箱里头有东西在蠕动。


 


  是什么!好在意!松野十四松好奇凑近。


  纸箱里头的生物有着蓬松得像是绵羊绒般的毛团,并且,它很小一只──营养不良!松野十四松下意识地想,他袖子一捧把纸箱里的生物给捞了出来。


   「哇!紫色的猫!」他张大眼睛打量,接着又叫:「啊!而且没有脸耶!哈哈哈,好奇怪!」


   像是被松野十四松超大音量的笑声给烦扰,紫色的猫在他手上动了动,留下一堆浓稠的粘液,又湿又凉的触感透过袖子传到十四松的皮肤神经上。


  十四松倒是不怎么排斥这生物搞出的奇怪液体,只是猜想家里的轻松哥哥要是看到又要碎碎念了。哈哈哈,好可怕!他笑嘻嘻地想象,把捡到的紫色猫咪放在自己头上便啪哒啪哒地朝家的方向奔去。


   他给它准备了一个不太大的纸箱(和初遇时用来装载它的那个蜜柑箱子差不多尺寸),里头放了松软的白色毛巾当床,每天备有牛奶和小鱼干,他下意识地认为猫咪都喜欢吃这些。


  紫色猫咪、紫色猫咪,松野十四松总是这么叫它。


  「为什么不吃啊?」


  他歪斜着脑袋问眼前的奇怪生物──或许可以叫做小怪兽吧?兄弟们都这么说:十四松捡了只小怪兽回来,但是十四松坚持说它是一只猫咪。(おそ松:屁啦猫咪头上最好是会有触角! トド松:那是眼睛吧!还有你不要毁坏十四松哥哥的纯真想象啦!)


  反正名字什么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重要。他喜欢猫,也喜欢它,既然如此这只小怪兽究竟是不是猫也没关系。喜欢、觉得喜欢就足够了。


   总之,现在有个比名字更大的问题──这只尚未命名的小怪兽(小猫咪)完全不肯吃东西──而这已经是十四松把它捡回来的第五天了。


  滴水不食的第五天,亏得小家伙还没死。


 


  「你就是不吃东西才会长不大!」


 


  手里抓着他的紫色小猫咪,咕咚,十四松连人带小怪兽地往后倒,后脑勺磕到地板时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撞击声。他说出这话时,像是在教训他,手里的小怪兽蠕动了几下,这次没有发出奇怪的粘液了。


 


  啊……啊……


  「啊?」


  啊──……像是低鸣的声音从手中的小怪兽腹中发出,十四松惊讶地把小怪兽举得高高的,咿耶──地大叫,眼睛亮晶晶的。他问:


  「你在跟我说话吗?」


  啊……说、说话……


  「哇!说话了!好棒!」他大大地笑:「你要跟我说什么?」


  不、不吃……


  「不吃?」


  ……不、不吃、……牛奶……和小、鱼干……


  「那你吃什么?」


  我、吃……


 


  话没来得及说完。松野松代烹煮朝食的美味香气忽然从现实中飘进了他的鼻腔。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该起床了。」


  于是他睁开沉重的眼皮,被晨光包围的房间里和往常一样,没有小怪兽的身影。 


  今天是梦到第一天捡到它的事情啊。十四松想。


 



  他并不是真正养着一只小怪兽,而是梦里面他养着一只小怪兽(或者说,一只紫色的没有脸的猫咪)。


   养小怪兽的日子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他用就算和家里其他五位兄弟借手指也数不出确切时日的程度,毕竟,第一次开始梦到小怪兽的时后可是在初中、吧?十四松不太记得以前学生时期的事了……记忆仿佛一团烂浆糊,浓稠得化不出本来的面目。


  不过,应该是在一个雨天!


  十四松还记得那天他的两只鞋子全湿了、里头都是小泥石!他的黄色雨伞好像给弄丢了,他在垃圾场里寻找雨伞的时候才会遇见他的紫色猫咪。


 


  然而他记得自己最初和紫色猫咪相遇时,是穿着初中制服的啊?今早梦里的他却是穿着现在他们兄弟六人一套的帽T。


   许多谬误存在于自己梦中。原因不明。


  和小怪兽相关的梦反反复覆地出现过不少次。有的情节内容相像,有的不同,有些时间和场景早已出现过数十遍却常常会在之后冒出与原先版本不完全相同的歧异点──这次的梦明显就是个例子。


  也不是没想要去探究,只是不知道如何着手而已。


  十四松曾经把小怪兽的事情说给其他兄弟听,大家也只是哈哈大笑,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件稍稍微有趣的配饭话题,毕竟和十四松所做出的奇异举动相比,梦再怎么怪也不过是梦,比不过十四松本人的怪啊。


   虽然无法因此消去好奇心,但怪梦梦多了就不怪了。十四松最后还是习惯了这样子的特别事情。


   到后来,小怪兽就算没吃东西后来却也好好地活了下来。偶尔几次的梦中,他甚至长成了比十四松还要还要大的体型。两米!十四松帮它量完身高,兴高采烈地拉他出去玩棒球。那是他和小……大怪兽一起打棒球。


  每一次,他都和梦中出现的小怪兽玩得很欢。除了打棒球之外,他们也一起游泳、散步、玩跳绳、吃饭、睡觉、洗澡、甚至是和其他兄弟一起与小怪兽玩捉迷藏。小怪兽陪他写做暑假作业,那时他们一起做了绿豆的生长记录;他曾经把赛跑赢得的奖牌挂到小怪兽身上,体力很差、一点都都跑不动的小怪兽真心替他高兴,比他还高兴。


 


  和小怪兽在一起的生活有一种开朗的味道!


  好快乐又好开心,仿佛世界没有悲伤。


 


  「醒醒。」


 


  哎。


    一松哥哥在梦的外面呼唤他。


  「快醒来,十四松。」


  是一松哥哥的声音。低沉的嗓音,他记得并且绝对不会认错的声音。


  从小到大,全世界一松说过最多话的对象肯定是自己了,十四松想。


 


  像是──他打开鞋柜门发现他的鞋子不见了,一松把自己的室内拖拿给他说弄脏也没关系,穿吧的时候;当他们从生态池捞出滴着水不说还满是烂泥的布鞋,一松替他把鞋缝里的蝌蚪一一挖了出来时;当他们在垃圾场遍寻不着那只贴有面包超人的黄色雨伞,一松拿手背糊他的脸,说是不要让眼睛也跟着下雨时。


  有时候是大喊、有时候是轻唤,也有那种迟疑地在他名字后面拖上六个点的时候,犹豫得十分难堪的时候。


  「十四松……」


 


  一松总是在呼唤他的名字、对他说话。


  然而也有说不出口的话语。


 


 


  ──谁的生活不是千疮百孔。


  高中,十四松曾经在自家四哥的日记里看过这样的句子。


 


  ──我知道。


  ──尽管如此,我也想要他过得好。我希望、全世界都能温柔对待他。


 


  ──要是全世界都能对他温柔就好了……


 


  这样的句子。自言自语、梦呓般的语气,说着连当时的十四松看了都觉得想笑的事。一松本人似乎也知道这些话要是真说出来就会像个白痴一样,这些话就是这么些梦幻得太过幼稚以至于到了羞耻地步的话语。


  所以他没说,把愿望藏在日记里,还在后面加了一一句:可惜不行。


 


  「从来就不是因为下雨天弄丢雨伞所以鞋子湿了,而是因为找不着鞋子和伞才会弄湿的啊。」


 


  一松也知道。


  和他一起淋雨、找鞋子甚至掉眼泪的一松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至少有我。


  ──就算只有我也好,至少我会把我的温柔留给十四松。


 


  高中的松野一松这么说。


  他们所处的世界并不真的那么好,但这无法阻止他们对彼此善良。


 


  「啊……啊……十四松……」


  小怪兽叫着他的名字。


  这次梦中的小怪兽不再是上次的高大个儿、也不是最初那般营养不良的小毛团模样,而是和他一样的身高,大约一米七,有柔软的绒毛,眼睛长在头顶上。十四松向前跳了三大步,站在小怪兽,他的紫色猫咪的面前。


 


  「吶吶!」十四松问:「这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耶?」


  「嘎……」


  「没梦到过去的事。」


  「……」


  「为什么啊?」


  「食……」


 


  怪兽说: 


  「……食梦怪兽……不吃、美梦。」


 


  十四松露出大大的笑容。


  食梦怪兽。为人吃去噩梦,带来好梦的怪兽。


  他向前抱住与他等高的怪兽,紧紧地、紧紧地收紧手臂,对方的身体又热又软,就像个美梦本身。


 


  「外面的一松哥哥在叫我啦!」


  「要……好好、吃早餐……」


  「好喔!」十四松笑嘻嘻地说:「再见!还有、谢谢啦一松哥哥!」


 



 


  他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这个漂亮的世界中那个来叫醒自己的家中哥哥,在柔和的晨光下,沉甸的死鱼眼看起来一点也没有阴沉的气息。


 


  一松懒洋洋地说:「早安。」


 


  要是小怪兽真的存在就好了,十四松以前常常会这么想。


  但他后来渐渐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十四松哈哈笑了两声,冲天炮似地从床上蹦起,对着松野一松大咧咧地做着像是展现活力的手臂动作。


  「一松哥哥早安!今天也元气满满!」


 


  天空湛蓝、白云柔白、阳光特别地亮。


  今天又是一个崭新的好日子。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昨日的噩梦送给食梦馍。」


  「而今天,请赐予我一个甘甜的美梦。」


 


  谢谢你的梦,一松。


 


 


-fin.


 


***


 


给噜给为食梦生物的设定。文中的给噜给是一松在十四松心中类似投影(?)的概念,不太会说明。


 


一松在我的理解中是最具有保护者姿态而且最接近理解十四松的角色,把这个特色去对照会吃掉噩梦(现实中不愉快的事情)赐予美梦(十四松和给噜给的每个不尽相同的回忆)的食梦生物就是我写这篇的想法了。一看就知道是私心。


不过,就算有食梦给噜给在,该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就像一松虽然想要做十四松的保护者但是终究还是有许多难为之处。总之这是个想说现实、梦境和温柔的故事。


话说,提到了一点我自己很喜欢的十四松在学时期曾被霸凌的设定,可能有人会反感,在此说声不好意思啦。


 


&听说最后面那两句是像食梦馍许愿的咒语,我觉得咒语好萌喔><


 


 


Q:近期不得不面对的东西是?


A:期中考跟期中报告(沉痛)

评论

热度(55)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