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06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有点电波,总之是谈恋爱的故事。


 


 


最后一日


 


*****


 


06


 


 


  仿佛大海有魔力,令人寻回童趣的魔力。




  在沙滩里厮混一阵,堆沙堡、捡贝壳,用捡来的树枝在沙子上画画,诸如此类,各种说多幼稚就有多幼稚的游戏都快让他们逐个玩过一遍了。


  期间,一松堆了一座超能猫的雕像,雕像做工之精细让人不由得为之惊叹,十四松直说了一串连珠炮似的好厉害!最末又仿佛强调般地又补上一句哥哥好强!被如此盛赞教一松得意得有些吃不消,他撇过头,把刚才挖出沙坑来的贝壳堆在超能猫的猫尾巴旁边,让十四松为他们拍一张照。


  「好喔!」十四松一口应下并迅速拍了照片,「说起来哥哥挖了好多贝壳啊!要带回去吗?」


  这事一松倒不曾考虑过,那些贝壳不过是他刚才一边等待十四松游泳,一边看守行李时顺手弄来的。他犹疑地看向刚才挖掘出的一大深坑,平坦的沙地里蓦地出现一处凹陷,突兀得很。


  「会倒回去,带走了也没能干麻。」


  「很可惜耶!一个都不带吗?挖了这么多!哎?有几个啊?」十四松点数了起来,「……十、十一、十二、十三,哇!十三个!」


  十四松哼哼两声,说道那么再凑一个就是十四了!我的数字!


  「……啊?」


  「来凑十四吧!」




  说完,十四松就像激射的利箭似扑到一松刚刚挖找贝壳的沙坑边,沙屑自十四松的位置开始漫天飞溅,一松不得不蹲低抱头才能阻止黄沙飞进眼睛。


  好了!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向是从有点远的地方传来,一松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十四松前几秒所占的位置,那里现在冒出了一又大又深的沙洞,他凑近洞口,十四松便朝洞口扔了个沉甸甸的东西上来。


 


  那是一颗西瓜。


 


  「哈哈哈!第十四个贝壳!」


   听你在屁。


  




  他们最后决定把西瓜分食,打从出门后,除了十四松在电车上买的红茶与柠檬茶以外就没进食,折腾这么久时间正好也将近午时,两人确实颇有些饥饿,正好能够拿这颗西瓜来祭拜五脏庙。


  只是他们身上没有能作为刀子一类的切割用具,虽然十四松提议要用自己那「硬朗」的脑袋把西瓜撞破,但被忧心对方会脑震荡的一松断然否定。


  几番商议,两人最后决定试着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以刚才捡来的木棒子把西瓜劈开。




  「好轻!它不会断吗?」


  「不知道……总之试试。」一松说,把毛巾蒙在十四松的眼皮上。


  显然光是规规矩矩的拿木棍敲西瓜不符合他们两人的作风。他们玩起来曚眼打西瓜,绑好毛巾后,一松按着十四松的肩膀让对方在原地转十圈,在松开手之后已经晕了方向的十四松脚步明显变得摇晃虚浮。


 


  「往右边一点。」


  「右!」


  「再过去一点……就这样前进。」


  「好唷!」


 


  叫他往前就往前,往后便后,左右都听他的话,十四松十分顺从一松的指示,很快地,木棍和西瓜的距离越缩越短,越缩越短,终于木棍的棍端贴着西瓜边缘飞擦而过,知道自己目标就在眼前的十四松兴奋了起来,他将棍棒高举至头顶。


  一直在旁边给予指示的一松忽然玩心大发,趁十四松预备举棒时,他偷偷把西瓜往一旁踢开了些。


  「哈!这里!受死吧胖瓜怪物!……阿咧?」挥棒落空的十四松非常意外,这让一松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连忙掩住自己的嘴。「怎么没有?」


  「打偏了真是可惜啊。」没怎么不好意思,一松说:「还要稍微往左一些。」


   这么幼稚的举动他又反复做了几次,甚至得寸进尺了起来,直接把西瓜捧起来揣到自己怀中。这下,十四松更没可能打到瓜了,让两个人都饿肚子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情一松显然不怎么介意,或许能有这么一个难得捉弄十四松的机会很是新奇的缘故。


  看到对方挥舞着树棍而有点慌张的模样不知怎么让他有股小小的愉快感,而十四松脚步不稳的样子亦十分有趣。


   最后,当十四松耐性不足一把扯去了遮盖住视野的毛巾时,自然而然就见到了亲爱的哥哥熊抱着西瓜的模样。他插腰的同时也瞪圆了眼,大叫:「一──松──哥──哥──!你──在──做──什──么──?」把每个音都拉得长长的,这是一种十四松用来警告对方的语气。


  像极了一只威吓人的奶猫。一松被自己的联想逗得呵呵闷笑。


  仿佛宣泄方才被戏弄而无法漂亮击瓜的不满,在一松老实放下怀里的瓜后,十四松提棍上去立刻就是一通乱打,砰砰砰砰砰!西瓜发出响亮的声音,这下子瓜开是开了,但也碎得厉害,果肉全给棍下扬起的飞沙包裹住。


 


  可说是自作自受的两人只好摸摸各自的鼻子,把死相凄惨的西瓜碎片捡一捡,到前头的岸去让海水沙给冲洗干净,没想到泡过海水的瓜反而变得更加清甜,海水的盐分恰恰凸显了甜味,咸与甜交互作用下构筑出了意想不到的美好滋味。


  得到这个意外发现,两人心情又再度好了起来,西瓜一片接着一片地拿,一下子,好吃的瓜就只剩下最后一块。


 


  「哎……」




  预想到一场争夺战争恐怕又要爆发,一松感到无比麻烦,瞪了那片瓜三秒,他便打算发表西瓜食用权利自动放弃之声明,正抬头,视野却天旋地转了起来,原本张着要说话的嘴结果什么也没说,倒是喝进一大口盐水。


  一松吓得要命,连忙扑动四肢将自己拍回水面,一回到水平面上就发现十四松看着他偷笑,一脸得逞。


  你这家伙──


  他叫了一声,眉毛直竖、嘴角也向上弯起地反扑过去。就像历史重演,这次换他把哇哈哈大笑的弟弟重重压进水里,连同他自己,两个人一块溺到了汪洋里头。


 


  十四松的手和脚都在挣扎,捶打他的背脊,一松牢牢环抱着十四松的温热又柔软的躯干,从腰和胸之间予以力道,同时感受到从对方口腔里喷勃而出的水泡尽数滚到脸上,在他的颜面皮肤上散成碎小的白。


 




  阳光、氧气、水、还有十四松。




  这是最接近生命的一刻──这种缺气到不行的时刻才在消耗自己的浪漫细胞也太可笑,但是、但是也没甚么不好。


 




  各种气体混和成的气泡在浓稠的蔚蓝里有了能以见得的实体,它们在透光海域里闪闪发亮,以喧扰的姿态,一路翻腾地向上直升。


 




  如果能在这种一切俱足的环境下死了也不错。


  尽管这么想,他还是任由十四松把他拖去了海潮线以上的地方。


 






  上岸后的他们倒头就赖在沙滩上大口喘气,两人瘫软地躺着,都觉得自己四肢发软得夸张。


  体力比较好一点的十四松都累成这样了,更不用提将家里蹲的字面意义具体落实的一松了。一松瞪着跟海一样蓝的天空,怨恨地回想他们两人在海里呛了几次的水。


 


  「一松哥哥!」


  「啊?」


  「喜欢海吗?」


 


 


  不喜欢。


 


  他现在鼻子堵塞、肚腹发胀、喉咙还咸涩得要死……说起来,在海里面玩摔角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比在空气中累上一百倍,真是够了。


  啊,真要算账的话,还得算上那最后一小块的西瓜,虽然它早就顺着水浪漂走了……


 


  「嘛,还好。」他说。


  「为什么?游泳不开心吗?」


  「不是、话说刚才那哪是游泳……」分明只是因打架而溺水。一松说,避开刺眼的上空,他转动着视线随意扫过周边,与十四松对话的时候,他在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黑色的东西。「我们差点就溺水了。」


  「人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啦!」十四松的语气不晓得哪来的笃定。


 


  一松也懒得与他争论,索性说了一句那大概是看蓝色看腻了吧,接着就不再继续与十四松说话,重新打量起那块黑色物体。


  他将手探去,距离有一点远,要再近一点才能构到,以背紧贴着地面的姿势挪动身体让自己靠过去了些,伸僵了臂膀才将东西捞到手里。一旁注意到动静的十四松起了好奇心,他从地上挣扎坐起,也凑过身来看。


 


  那只是一颗普通的石头。


  不大,黯淡的灰黑色沙岩,早已给风沙磨成了圆润无角的形状,石面还有一点被冲蚀过后的痕迹,是岁月留下的细纹。


 


  看着对方怔楞的模样也感到了奇怪,两人都没说话,十四松就看一松将那颗普通的石头在手心里紧紧握住,像那是个让人想要好好爱护的宝贝一般。




  虽然不解,当下的微妙气氛却让他脱口说出:「要带这颗石头回家吗?」


 




  一松嗯了一声。


  用来凑十四的西瓜都吃完了也飘走了,那就用这个充数吧。
 


 


 


-tbc.


 


 


这故事的步调正在慢下来。


不过很快又要快起来了,大概吧。


 


期末念书喔喔喔( ‘д‘⊂彡☆))Д´)


 



评论

热度(20)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
  2.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