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06.5-08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有点电波,总之是谈恋爱的故事。

 

 

最后一日

 

*****






06.5


 


  他心里也是有石头的。


 


  也不知道打从什么时候出现,等意识到的时候它就在那了。


  石头有点大──也不是太大,约莫一张板凳的大小,上头有几道刮痕,灰黑色,没棱没角的样子显得没毫无色又不起眼,然而挺沉的,一松试过要搬,却总也没成功。


  石头仍然纹风不动,于是它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那,比影子还沉默,压在心里面一个不变的位置。








07.


 


  睁开眼睛时,四周都是一片金黄。


 


  金色的黄金棺。


  有点意外,松野一松没想到自己死后居然能住在这样高等级的盒子中,自己死掉后的待遇居然这样好……才刚这样想,就看到松野十四松从视野外窜进,那张脸上有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半点也没有面对死人的伤心难过。


 


  「一松哥哥醒了!」


  「这里是哪?我们刚刚……应该是在海边吧?」一松缓慢眨了两下眼,觉得眼皮沉重得不得了,维持躺平的姿势环目四望,问:「怎么这里到处都是向日葵?」


  「因为这里是向日葵田!」


  「不……我是问、为什么是向日葵田?」


  「你刚才说的!『看蓝色看腻了』,所以换成黄色啊!」


 


  他确实是说了这句话没错……只是因为颜色的关系就能擅自置换场景,还真是任性的能力。


  照这么一说,绿色会是森林或草原一类的地方,那紫色呢?下水沟吗?想到这,他忽然庆幸起十四松的发散思维居然没把他们丢到火山口或者满是粉红色的爱情宾馆(其实后者想来也是挺有趣的)。


  幸好是向日葵田。


 


  若有似无的青草气和花香从环绕在他四周,被和煦的微风吹来,和咸涩的海风十分不同。睡着之前,他和十四松躺在沙滩上,打算让阳光烘干他们俩因为在海里面玩摔角而湿透的衣裤,由于疲倦,或者单纯是发懒,他在和十四松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下睡着了,回想事情经过,大抵如此。




  长时间躺在坚硬的地面让他在坐起身时吃足苦头,身体一动便非常酸疼,全身的骨头要散架似地。虽然变换风景像是转眼间的事情,但由不再那么刺眼的阳光和气温可知,现在已经进入了下午后半。


  平时在这个时间点,他或许正坐在客厅的角落发呆,被啰嗦的轻松劝说:「怎么一直待在家里,不到外头走走吗?」


  出去到底要干嘛,他一个人,又没有喂猫以外的娱乐,也不像小时候光是随便一个跑跳蹦踏的游戏就能高兴起来。那時候的他們十分好取悅,不倒翁跌倒了、捉迷藏那類的遊戲變得已消耗他們一整下午。


 


  「一松!一松快跑!鬼要开始倒数了!」


  「快躲起来!」


  「椴松你数太快了!这样我们怎么来得及躲!」


 


  倒数是快是慢一点也不重要,只有小孩子的时候才会斤斤计较。空地那附近就那么点地方,可以作为掩饰用的障碍物也不多,能躲哪里呢?因此,他们的捉迷藏几乎每次都能在半小时内结束,要是偶尔出现例外,肯定是十四松的关系。


  剩十四松没有被找到。


  这时候,已经被鬼抓住多时,休息到觉得无聊而发闷的兄弟们就会说:「一松,去找十四松吧!」




  从现在看来虽然像不可思议的事,但确实地,在十四松还没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前,他的存在感在兄弟当中最为薄弱,这从被他人点到名字的次数就能得知,在六个名字里头十四松最少被叫到。




  「到底为什么呢?」




  小小的十四松讲出这句话时脸上露出了沮丧的表情,眼睛看着地面,像是不敢抬起头。挤在树荫里,身上都是薄薄的叶子,但他没有把叶子拍掉。




  「明明是六胞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好奇怪呀,一松。我们不是应该要一模一样吗?只有我这么影薄,为什么呢……好讨厌啊……」


 


  ──好讨厌啊,这个世界。




 


  ……




  「不是这样子。」他立刻地答。




  小小的一松对着小小的十四松说,还是孩童的他们没有能够适切表达意思的语言,却往往愿意把话说得笃定。


  「虽然我们是一模一样的六个人,但就算没有一样也很没关系的,因为那样子代表了特别呀──嗯,十四松很特别。」


   他凑进树荫里,握住那只低垂的手。


   「就像现在这样,十四松。因为你是特别的,所以我才能够找到你啊。」


 


  十四松还没有变成现在像现在这种明亮的颜色之前,常常不知不觉间就差点被哪里的影子带走。所以,为了不让十四松消失,他得一次一次地去把对方找出来、带回兄弟们身边。


  不过,如今已经不需要他这么做了。


  就像把花放到阳光底下,花自然而然会盛开成漂亮的样子,十四松也是那样子。他瞥了一眼像是要和身后的向日葵花融入成一块的十四松,不禁这么想。


 


  「好像你啊……」


  「什么什么?」


  「向日葵。」


  「欸──我和向日葵很像?有吗?我看看──」十四松霍地从一松身旁跳起,张望过一圈风中里摇摇摆摆的向日葵后他笑了起来,回头对一松说:「哈哈,真的耶!好像!」


  「……说真的,其实你没搞懂我的意思吧。」


  「嗯?意思?不是说我跟向日葵很像吗?」十四松不明白一松那点小心思,「我也觉得很像喔,尤其是动来动去这点!」


 


  动来动去应该是说向日葵随风晃动的模样吧?




  一松同样无法真正弄懂十四松的意思,这又让他感叹起他两人果然是完完全全不同的模子……小时后有办法说出那般漂亮话的自己反而在长大后变得会为此感到疙瘩,果然在成长过程中出了差错,一松每次都觉得小时后那个可靠的松野一松简直是个只存在回忆中的虚幻人物。


  他跟从前的自己太不一样了──虽然十四松也是同样地──然而只有他,是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列车接错了轨,他搭乘的列车跑往一个幽暗的隧道,里头有漫长的黑暗和可怖的安静,他不确定列车什么时后会开出隧道,或者能不能开出隧道。


  如果他有好好地驶在正确的道路上,那么肯定会活得比现在轻松吧,至少也该过着更快乐一点的生活。


  找不找得到工作可能不好说,但起码应该会对自己有更多点自信、兴许就能交到流浪猫以外的朋友、不会在圣诞节时惊吓路过的情侣、在父母面前有更温和的模样,和唐松相处时不再那么凶狠、不会对小松、轻松、椴松他们爱理不理……对于十四松也是。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一松,肯定更能和十四松好好相处,于十四松出道这事亦然。


  至少,在奇怪的电车上发现十四松不见时,以前的松野一松肯定不会像他那这般慌张。


  那个能笃定说出十四松很特别的家伙,绝对、绝对能找到十四松,无论是在那辆电车、玩捉迷藏的空地、赤冢区的街巷,还是所谓的天涯海角。




  可他不同。如今的他没有那般自信。




  倘若十四松现在向他提议玩捉迷藏,他一定会拒绝,无论当鬼或者躲起来都一样。


  不愿冒风险。


  在这一大片黄灿灿的向日葵当中,宛若吞人的黄色海洋──。他没有自信,一点自信都没有。如果他找不出十四松怎么办?如果十四松找不到他怎么办?把彼此搞丢了怎么办?




  万一,不是搞丢了呢?


  他害怕极了,要是被十四松抛弃。


 


  太阳和向日葵和十四松都叫他昏头,它们同样太过刺眼,他告诉十四松,你和向日葵真的好像啊。


  开朗的样子也好、刺眼也好,真正要将动来动去这点算上相似之处也可以,一松的视线默默地跟随在十四松撒丫子穿梭于葵花间的身影,他默默地说,但你不要真的跑着跑着就不见啊。




  和十四松出来这趟旅程,一路上他胆颤心惊,大脑不停地运作,想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关于过去、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太多的臆测和想象,不安和悲惨的,像是后悔。


  他不断后悔着答应十四松提出一起旅行的要求,后悔配合什么该死的一周恋人,后悔很多很多细数不尽也说不清楚的事情。


 


 


08.


 


  幸好十四松没有跑着跑着就不见了。


  在葵叶间奔南冲北的十四松最后仍然那么急急地像是大狗般地朝一松跑了回来,回来的时候,手上还有一把向日葵花,连根带叶。




  从细长的花瓣后头冒出的眼睛眯得微弯,十四松把花端到他面前,呼唤:「一松哥哥!拿着!」


  「哦。」一松顺手接过,担心起向日葵为别人家私有财产的可能性,「你摘向日葵要干麻?带回家?」


  「不是啦,这些是要送给哥哥的!」


  他疑惑地看向十四松,「我?」


  「对啊!一松哥哥刚才在睡觉的时候,唐松哥哥和轻松哥哥传了照片过来喔,他们买了玫瑰花互赠对方!」十四松说:「所以我就想送一松哥哥向日葵啦!」


  「哈,你真是……」一松在心里偷偷比对了一下玫瑰花和向日葵的等级差距,觉得虽然前者比较浪漫些,不过向日葵也没什么不好,不如说,要是十四松送玫瑰恐怕自己反而会觉得肉麻吧。一番思量后,他斟酌了下用词,决定说:「……太贴心了。」


  「哇,这是夸赞的意思?」


  「是夸赞的意思。」


  「嘿嘿!」十四松摸摸后脑勺,口气略显放松:「……总算做了一件像是恋人会做的事情了。」




  居然在想这种事情吗。


  一松忍不住莞尔,的确,和十四松出来玩做的事情尽是胡闹,根本一点也让人意识不到这是所谓的约会。




  「我之前就想说了,你对这个游戏真是很热衷啊……要多做一点吗?那些像是恋人之间会做的事。」


  「好啊!例如呢?」


  「例如………」




  一松思索起来,一个方才在脑海里打转过的念头忽然再次冒出,他想了一下,说:「一松哥哥就不要了,你叫我一松吧。」










-tbc.








  小時後的十四松說討厭這個世界是出自於這一回 《我们的房间很帅气吧之卷》




  以前我寫過的幾篇數字松相關創作,情況比較不穩的通常是十四松,所以這次換換角度、想要寫一個很不安定的一松。




  暑假到了會變得勤勞一點。





评论

热度(19)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