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17-20(完)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


*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最后一日






*****






17.


 




居然来到了这种地方。




无法计数的光粒混搅成一条嫣红与幽紫交融的长带,横越于视野之前,其余千万星芒则如碎钻似地扎在幽黑中,闪烁各色亮光。一松心中颇为复杂,待到最初的震惊过去后,他对着周遭景象也不再讶异。




来了便来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像宇宙这样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平常旅游行程中的地点……只要有十四松在的话,也就不存在任何不可能。




 


「十四松。」一松说:「是你吧?」


 


无论是没有穿着太空衣却不会因为缺少氧气而窒息,或者在毫无传递介质的环境下能够听见彼此的声音。




种种违反科学常理的事情,只要有十四松,常理就能被远远抛开。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种鬼地方的解释同样也只有那么一个,意即拉住自己的这只手,除了十四松以外不会是别人。


 




「是的是的!十四松在这──!」




黑暗里传来十四松富有精神的声音。






 


此刻的他在距离地表三十八万公里以外的太空不受地球引力控制地飘浮,想要在山谷深处摔碎自己身躯的打算于是变得太过困难,明明就只差那么一些了,却没想到在千钧一发之际,他会被十四松拉住。






这里与死亡遥不可触。






一松无法肯定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是宇宙哪处,四周只有微弱的星光以及来自遥远星云反射过来的光线,作为照明用的光源还有些不足。十四松和他的身型都埋在黑暗当中,他因此无法见到十四松的表情,十四松亦不。




如此一来,说话时便就轻松多了。




表情总是会透露出说话者的内心秘密,他不喜欢那样,尤其是对象又是十四松,那个拥有一双清澈瞳孔的家伙,站在他面前,无论说谎与否都会由心底油然生出一股心虚,仿佛会被看得通透,连同那些原来不为他人所知的想法。




一松一直记得十四松那眼眸上扬看着他的模样,那家伙不可能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却能敏锐地捕捉到事态的变化。




「没事吗?」




要是没猜错,十四松从电车上的那次对话时就发现不对劲了,那时没有更多鄙陋的迹象可供查问,然而如今,才一天时间过去,他已败露得无所遁逃。








拉着一松,十四松扯着对方往一个方向前进,他们降落在一片有些凹凸的陆地上。踏到久违的陆地上时,两人的脚底下扬起了一抹小小的沙尘,此处重力场强度与地球有些不同,脚甫触地,随后又向上腾起,十四松胡忙了好一阵才把两人都固定在陆地上。




「一松哥哥刚才好险啊……哈哈哈!下次不能再山里玩捉迷藏啦!」




见一松不发一语,十四松边说边发出尴尬的笑声。他聒噪不休的话语在偌大宇宙中才刚吐出就被消融得一点不剩。




「要是被轻松哥哥和妈妈知道的话会被臭骂一顿的,啊,所以不能说喔!我也不会说的!嗯!放心不要紧没问题──」




十四松不断地说话的原因,或许是期待着一松能够有所回应,平时就算两人之间隔着沉默也不见十四松有过任何一丝慌张,在事情改变之前,他们曾是就算不交谈也能处得自在的两人。






「十四松。」一松蓦然开口,他心脏突突地跳。「我没叫你救我啊。」






他顿了顿,感觉嘴角和眼眶都抽疼得厉害,五官正歪曲成一个可怕的表情,脸的皮肤也非常灼热,他又再一次庆幸起周遭有黑暗的外衣包裹着他们。




「不要再装出这副又蠢又笨又搞不清楚事情的样子了。」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我刚才是在干嘛吧。」








黑暗里无法瞧见十四松的表情,但是对方安静了好一会儿,才迟迟地笑出声音,那声音干涩得几欲打结。




「……玩捉迷藏呀?」




「哈。」一松嘲讽地笑。「谁玩捉迷藏会躲到悬崖下面去。」




「……如果是很想要死翘翘的一松哥哥就会啊。」




最终,连十四松也这么说。




 


一松尝试自杀已经好多次了,在每次窗外金灿灿的阳光沿着透明玻璃洒进房间,把家里的地板照得温热时,他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小小声地说:真是个适合去死的日子。




可是每次都没成功,每次都被十四松阻止,如今看来也并非全然是无心的作为。




 


「既然这样,那你也差不多该放手了吧。」一松说。


 




一松晃了晃他被十四松牢牢抓住的手腕,这样大动作地挣扎让两人都无法顺利地站稳地面,脚底随即飘离了地面,轻飘飘地浮在与陆地有些距离的半空中。


 


「我放手之后,一松哥哥想要做什么?」




「嘛,宇宙飘流?」他想起人们一向说的,太空适合排放垃圾。




十四松死死抓着他的手。




「那带我一起去啊!」




「哈啊?」一松皱起眉头,「……不要,你说什么鬼话啊。」




「我想跟你一起去。」




「放手。」




「……」




「再不放手,我就要甩开你了。」




「其实我原本也在想,是不是就这样让一松哥哥死翘翘比较好。」




「那你干嘛……算了。」




一松沉默了一下,使劲挣脱了与对方手里牵扯,在十四松似乎是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对方眼里反射的一点光芒,只有一瞬间闪耀的东西。




但那究竟是什么一松也懒得细想了。






「麻烦鬼快滚回家吧。」




在双脚再次浮空时一松推开了他的弟弟。






 


脚下的沙尘不再骚动,十四松呆立在原地,似乎没有追上来的打算。




这样就好,别再追来了。


 




一个长途奔波的旅人在踏过千万寸泥壤后,对路途的风景丧失了一切兴致。用尽气力走到这一步,已经疲惫不堪的旅人想要闭上双眼,沉睡在黑暗的篮床中。


 




「一松哥哥。」




十四松的声音在宇宙大漠中渺小如一粟,然而话语落下时,一松仍然听清了那声呼唤,他看似平稳的声线中有着微小的颤抖。


 




「……不要丢下我。」




 


 




18.


 




他从以前就弄不清楚十四松心里在想什么。




那个家伙总是会想些奇怪的事情……十四松的想象总是天马行空,超越常人,十四松本人也是那般与众不同,总是走在前方迈着脚大步大步地前进着。




一松曾经认为这样难搞的家伙只有自己可以勉强跟上,直到十四松恋爱,一松才明白原来十四松还能展现出「正常」的那一面。很可笑地,他生出一股宛若被愚弄的感觉。原来他一直以来紧紧追着十四松都是不必要的,然而这却又是他唯一自信可以比其他人更贴近十四松的方式,所以他奋力追在十四松身后。




如今他一直追逐着的家伙却反过来对他说:不要丢下我。




完全不明白。




一松怔楞在原地,瞬时之间他的脑袋忽地只剩下茫然空白。他不知所措地瞪着对面他看不清的弟弟的影子,感受到自己连同背脊也僵硬着,心里许多疑问都跟慌乱一同冒了出来。




那声像是祈求又像是悲鸣的话语是什么?




又为什么它会从十四松的嘴里说出?




此刻的十四松……






他想问些什么,但是话在嘴里卡着如鱼鲠在喉。




十四松却反而沉稳了下来,动摇只是之前一瞬间的事,当他再次开口时,声音已经归于沉稳。




「一周恋人还没有结束,一松哥哥,你还欠我一个愿望。」说完这话,十四松蹦跳两下,像是捉气球一样把他漂在空中的哥哥抓了下来。




「走吧。」






而后十四松牵着他的手走了一阵,直到了现在,一松还没搞懂十四松想带他去哪里,他们虽然是走了那么久,但四周的风景却一陈不变,黑漆漆的无边大陆,仿佛可以用想象成是世界初始的模样──没有太阳、空气、水──荒凉死寂的地域,或许说是世界末日更加相像一点。




这时候十四松不知怎么说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关于捉迷藏的。




干净的嗓音平淡地诉说某次一松早已不记得情况的捉迷藏,十四松说,那次他躲在空地的大树上面,树上还有小鸟的树巢,他在树上躲了很久很久,最后是到了黄昏时才被一松发现。




「小时后和大家一起玩捉迷藏时我常常都是最后才被找到的那一个。」




「都是存在感太低的关系,可是一松哥哥每次都能够找到我呢!」




「被不小心忘记了会伤心一样,如果被找到真的会很高兴喔。」






「……」






一松听着,他犹豫着是否应该要回应十四松的话,最终仍是保持沉默。






「在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放学的时候、我在河畔打棒球的时候……一松哥哥总会找到我,牵起我的手走在前面,说你要带我回家。」十四松顿了顿:「虽然从来没说过,不过,我觉得一松哥哥是很好的哥哥喔!是温柔的、可靠的……无论我在哪里都能找到我的一松哥哥。」






在说着这话的期间,他们来到了一处奇妙的地点,用奇妙来形容或者有些不尽正确,那是一个与方才全然黑暗的环境有所不同的位置。






远远看去,就能见到地上明显有一条无形的边界,将大地两侧画出明暗。


 




「所以呀,我就在想,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也可以找到一松哥哥的吧?无论地点、时间、在什么情况下,我都能找到你。」






就算是奔往未知方向的电车,深不见底的大海,宛若棺材的花田……或者是生死边际?




所以你拉住了我的手吗?




一松不知道该说什么,几度开阖嘴唇。




最终,他只说出这句话:「太荒谬了。」




「说的是唷!」十四松哈哈一笑,「但是我是真的这么想的,很有自信的喔──哥哥知道原因吗?」




「原因?我怎么……」




一松楞了楞,话语戛然而止。他猛然想起了什么。


 




──因为你是……


 




十四松看着一松脸上晃过的错愕,微微地露出笑容。


 




大陆边线分隔出了两侧,对面明亮的那侧大陆与他们所站这端有相似的风貌,全是凹凸不平的地面,骨白色的沙漠有着崎岖的地势,十四松拉着一松的手,从阴影跨越到亮色的土地。




「做好准备喔!数到三就跳。」




说完,十四松接着倒数了三下,一松不明就里的跟着他的动作,脚使劲地往地面蹦踏,让反作用力把他们两人高高推往上空。


 


然后。


 






「你知道吗?」




「什么?」


 




水蓝色的星球就这样豪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生于四十六亿年前的太阳系第三类地行星,有着绿色与深褐色的陆块以及深蓝水体,陌生的景象,却又让他感到无比怀念,他嘴唇颤动了几下,吐出了一句话。




「……那里住着七十亿人。」




「好多!」




「是啊。而且,曾经有个研究说,这七十亿人之中……」在温度低冷的宇宙中,他不断地从体内吐出热气,「人在一年间能相遇的大约是三万人,变得接近的有三千人、可以成为朋友的有三十人,能够成为重要亲友存在的有三人。」




「嗯嗯,然后呢?」十四松朝他望来。




「然后……」




他迟疑了一下。


 




在七十亿人之中,你是我最特别的人。


 


 


如果是十四松的话。




如果有十四松在他身边的话。




如果,这个笑得跟智障一样的家伙,也认为我是特别的、也拥有希望我待在他身边的愿望……






那样的话也不是不行。在狗屎般糟糕至极的垃圾世界中再多苟延残喘一会儿也不是不行。




或许那样更好吧。




 


「……没有然后了。」




「啊哈哈!」十四松咧嘴一笑:「哥哥说话好没重点!」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一松撇开视线,转而望向弟弟那张笑得灿烂的脸庞,「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什么什么?」




「就是、像我这种人…」他琢磨着说法:「……像我这种阴沉懦弱、交不到朋友、一点用处也没有,还是尼特的家伙──」




「我们家六个兄弟都是尼特啊?」十四松笑道:「这样就好!啊!对了!你知道太阳在哪里吗?」




「太阳?啊啊,既然这里是月亮的亮面的话──」他向前一指,「就在地球后面吧。」




「对啊对啊!」十四松点头如捣蒜:「地球绕着太阳转、月亮绕着地球转!看吧,没什么不好啊!」




「……十四松先生,你说的话总是让人觉得你没学好日文呢。」




「欸!真的吗!好沮丧!」




「嘛。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也许就是那样吧。」




「哼嗯嗯嗯──对吧!所以才送向日葵啊!」




他一边说话一边将背包里差点飘浮起来的向日葵给拔了出来,递到一松面前。




一松将花接下。






「向日葵和我很像对吧!跟着一松哥哥打转什么的!哈哈!」十四松说。




「……明明你才更像是太阳。」




「不行啦!都说我已经决定要当向日葵了!」




「──你、算了,那种事情,不管怎样都好了。」把玩着手上金灿灿的大朵葵花,一松不显眼地笑了起来。「我只不过是一松,而你也就只是十四松罢了。」




「说的也是!」




「是吧。」低垂眉眼,他若有所思。 「话说。」




「嗯?」




「我喜欢你。」




「啊,我也是!」十四松昂声大叫:「超──级喜欢!是像现在这样想要在宇宙中大喊的喜欢哦!」




「这样啊。」




「嗯!就是这样!」




「……哈,忽然想念起家里的床了啊。」




十四松笑了起来。




「我也是哦!」他眼睫连连眨动地笑着。






「那我们回去吧,十四松。」




隔着裤子口袋的布料,指尖描摹着那颗在海滩捡的石头形状,一松小声地说。




虽然是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东西,不过幸好是带回来了。回去之后,果然还是把这烂玩意送给十四松吧。




会被跟着那堆无聊的橡树果实和蝉壳放在一起吧?


 




他随后握紧十四松的手。




 


「一起回家吧。」


 










19.






旅人闭上双眼,沉睡在黑暗的摇篮中,并且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海、有艳阳,有翩翩飞舞的红色蜻蜓。




一块大石头,周围开满向日葵。






一松倚靠在大石头上昏昏欲睡,下午的阳光把大石头照得暖热,向日葵在微风下向他摇晃得倾倒。




这个时候谁忽然喊了他的名字。




一松哥哥。






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的十四松正趴在石头顶端,笑眯眯地看他。








 




20.尾声






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他正躺在熟悉的家中床铺上,六人一张的那个。






窗户的透明玻璃被晨光穿透,扎眼地发亮着。外头传来附近猫儿懒洋洋的叫声,和家里头痛得要死的次男的吉他声一起传来。




可以听到楼下有小松哥哥和椴松的吵架声音,然后是轻松哥哥的惊呼,接着,一串纷扰的脚步声响起。




咚咚咚咚咚,有个谁跑上了楼梯。




 


崭新的一日啊。




松野一松没来由地想着。


 




拉门被用力过猛地拉开了,一个差点逼他呕出内脏的力道突然扑到他身上。十四松不安分地在他身上地被团中扭动,几秒后,他猛然地抬起头,嘴巴也夸张张大时,十四松喷了一堆口水在一松脸上。


 




「早──安!妈苏噜妈苏噜──哈苏噜哈苏噜──!一松哥哥!今天要打棒球还是喂猫!」




他可爱的恋人为他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每件事情都会有它的最后一日,而在每个最后一日后头,又将有崭新的一日。




而今天也是好天气。












-FIN.














【后记】






终于到了写后记的时候了!




《最后一日》的写作过程长达了一个多月,如今终于将它完成了,非常感谢愿意花时间看到这里的人!


无论是在噗浪、lofter、痞克、weebly、蚂蚁创作网,任何地方看到这部作品的人,在此我由衷地向你们道谢!收到了许多鼓励真的非常高兴!




在当初写作这篇时的时候只想到了三个主题




1.带数字到处玩


2.一松自杀


3.总之要快乐谈恋爱!






非常乱来而且不知道在干嘛的三个主题w但是大大地满足了我个人私心!




最初想要写这个故事时的出发点其实是「我好像没有写过很忧郁的一松耶?」这样想着于是就下笔了,以往没有多加着墨过一松的心理活动方式,可能有许多无法贴近、很不到位的描写,在此向曾经期待过这一剧情的人道歉!并且就连我心心念念很久的自杀剧情,最后也用了不怎么明显的方式带过了,如今写完也有些遗憾。






说说故事标题的最后一日吧。




不只是一周恋人这个游戏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有一松想要为自己的单恋画下结局的意思,更延续一点的来说,在一松发现自己无法舍弃自己的情感时,想要就此结束生命,也是有这个意思(说起来这个剧情实在是很芭乐~)




而「每件事情都会有它的最后一日,而后,在每个最后一日之后,又有崭新的一日。」是想要营造出一种充满光明希望(?)的感觉,故事结局的一松和十四松是甜甜蜜蜜谈着愉快恋爱的!




文章中用了许多莫名其妙的隐喻,尤其是石头=爱的隐喻,其实我用这个隐喻最早是在〈从前至今的情人节〉中,这次长篇也反复采用了,我自己算是写得挺愉快的。




而这次的故事实是建立在一个「十四松能做到一切不可思议事情」前提上的故事,在小说里面十四松可以任意切换地点,这点真是帮助了我很多,令我能自由地去写我想写的景点。数字松有个很大的特色,就是带有奇幻、电波,甚至是一点哲学色彩的氛围,这是我从萌上这对CP后就非常欲罢不能喜欢的一点!并且他们的故事中也有很大比例会与死亡、怪兽、意象做连接,这两人总是自顾自地做一些怪事,这点我真是十分喜爱!令我总是在噗浪上大喊「好想写数字松去异世界、一松忽然想自杀」之类的话,说起来,我的收藏中就有好几张关于一松和十四松晚上在大街上游荡、两人漂浮在城市上空、在森林里漫游、飞到了宇宙、跑到了异世界、去富士山树海,等等的图片呢!




这两个家伙真的是很怪耶!




啊对了!最后那个三万人言论是某次杂志上一松说的!稍微改了一下!原话是「虽然说到贵重的存在就是十四松了,但要是那个家伙不仅是三万人,而更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人就好了。」天啊太夸张了!官方!哇!数字松的浪漫!天啊!一松好苏!好苏啊!(哪里苏




其实还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太话痨不好(虽然已经够啰嗦啦)所以就此打住!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于是写了这个故事,感觉与大众的主流喜好挺是跑偏的,但若是看的人能够喜欢就太好了!




那麼,謝謝你看到這裡!




最后说一声,数字结婚辣!!!(ㅍ_ㅍ)ノ❤ヽ (° ∀ 。)ง


 






 



评论

热度(30)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