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ariko_114

LLSS|阿松|
😈🌸|💜💛
cp洁癖严重

【一十四】最后一日 04-05

Dawn:

*此为小松先生的同人创作。


*松野一松X松野十四松的CP走向。


 




最后一日


 




*****




04.




  会被冠以恋人之名,原因完全是出于尼特们无事找事做的无聊心态。




  几个礼拜前的一个平凡无奇的早晨,六人如同往常那般没出息地围坐在客厅桌前,吃着松代煮好的满桌饭菜,睡眼惺忪的比划筷子、传递酱油并且忙于扒饭时,松野小松忽然长长唉了一声。


  干麻?一早就唉声叹气的是有多晦气!松野轻松皱眉嫌弃。




  松野小松摇摇头,他特别伤心难过地指了指桌子前方的电视机。




  电视机正在播送着晨间剧,正巧也是吃早饭的场景。


  剧中,男主角坐在饭桌前享用女朋友亲手制做的料理,两人话语亲昵,气氛和谐,你来我往的眼神交流和不经意的肢体碰撞在一分钟内就有五次,可说是多到吓人。


  最夸张的莫过于当镜头移到了女主角身上那件粉橘色花边围裙时所用得柔焦效果,柔焦一加,霎时间呀,那画面一整个幸福快乐美滋滋,教得松野家兄弟们仇恨值噌噌噌地暴涨,心里头那个是羡慕嫉妒恨……




  ……呸呸呸!一大早播这什么东西!


  松野轻松首先发难,没好气地把频道转到了隔壁台的晨间占卜。


 




  (晨间占卜:好的,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双子座的朋友在未来一周的运势──)






  可惜就算转换频道也已经阻止不了兄弟们心情继续糟糕下去。


  松野椴松停住夹菜的筷子,他脸颊一撑就是一声长叹,愁眉苦脸地说自己也想要一个女朋友,此话马上引起群众附和,以至于大家都把早饭给搁到桌上并开始呶呶不休。






  (晨间占卜:金钱运,哎呀,普普通通呢。建议事业上可以积极一点,幸运的话会有一笔意外之财入手唷!)






  就在最年长的两位兄长互相争辩着到底丽华比较可爱还是那根本不知所踪的唐松Girls们更可爱一些却无法取得双方共识的时候,一松的某只花猫好朋友来找他了,他起身去二楼翻出了自己私藏已久的小鱼干当招待。






  (晨间占卜:健康方面没有问题!去户外走走会是很不错的选择。)






  看着津津有味地吃光小鱼干的花猫,松野小松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他默默挖了一口差不多凉掉了的白饭,感叹起连猫都有人疼却没有个温柔漂亮的恋人要来疼惜自己,这世道未免太过凄惨。


 




  (晨间占卜:至于爱情的话──)






  「疼惜?」十四松问:「小松哥哥想要有人疼呀?」


  「是啊!想要有人疼啊──唉,就是想要恋人啦!十四松你看哥哥我这么优的男人居然会没有恋人!可恶可恶可恶──好想要谈恋爱!然后想让对方好好疼我!」说完,小松咕咚一声倒到了地上,像是撒娇似地蛮横打滚。


  「哦──」看起来似懂非懂,十四松扭过头,改问正在摩娑猫咪后颈的一松:「所以恋人就是会对对方很好的意思?」


  「呃。」一松楞了下,「……可以这么说。」




 




  (晨间占卜:虽然不是立刻,但机会正在悄悄地降临喔!多多关注你所在意的对象吧!恭喜你啰,双子座的朋友们!)


 




  「啊哈!对了!我们来玩那个吧!」松野小松蓦地坐起身,把三男训诫他行为幼稚的话全当做耳边风,他搓了搓自己的鼻尖,咧咧一笑。「期间限定内假扮恋人的游戏!叫什么啊?」




  啊!


  一周恋人,是吧? 






  *




  一周恋人。




  这游戏起源不详,却是近年来慢慢流行起来的一种游戏,在年轻人的社交圈中被当作是惩罚一般的恶作剧游戏。


  当然游玩者中也不乏抱持认真态度而进行测试的人们,作为比起联谊更具有实践性的一种感情交流模式,一周恋人成功凑和情侣的比率虽然不算高,但案例确实是有的。


 


  然而在这个游戏中,纯粹寻求一场短暂恋情的人却是占了一大半数。




  毕竟,一生不变的美好爱情虽叫人心神向往,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非是易事,在爱情道路上跌跌撞撞受了个遍体鳞伤的人所在多有。


  那么,与其追求美好却过度困难的相爱相守,不如干脆试着谈一场只有一星期的恋爱游戏。


  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轻松自在、浅尝一下沉溺于恋爱于头的滋味──甜蜜也好,酸涩也罢,单纯想受事先约定好的温柔,或者是为此煞费苦心、烦恼不已甚至到了头昏脑胀呼吸困难的地步──能够这样的话,也是一种挺有趣的人生经验啊。




  这么想的人并不少。


  因此就算背负了速食爱情的滥觞之名,一周恋人至今仍偶然会在两两成对的人们之间作为牵系存在出现。






  如今他们要进行的就是这个让跃跃欲试地想要谈场恋爱的人、只是想要短暂地找个陪伴的人、对此不情愿的或无所谓等种种意图之人,所投入的奇妙游戏。




  本来一松以为这样子可笑的提议会被以「谁想跟男人而且还是自己兄弟的家伙当恋人啊」之类的理由狠狠驳回,没想到事情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提案被同意了,每个人都没有反对。




  第一个表示同意的是十四松。他的理由是:好像会很高兴的样子!




  在十四松这么说了以后,仿佛受到精神感召一样,从椴松和唐松开始的其他兄弟们也跟着应和。因为很闲所以用这游戏打发时间也不是坏事,大家这么都这么说,谁不知道这是无聊顺应十四松的意见罢了。






  总而言之,第一轮的一周恋人开始了。




  然而,众人虽一口应下这个游戏,进行时却不免挟带着敷衍的心态,这点从「约会」这项任务上就能窥得一二。举凡超市、公园、钓鱼场、水电行、打小钢珠、豆丁太的关东煮摊子……只要是能想得到的各种无趣去处都能被冠以约会场所的名义,虚应了事的做法让一周恋人彻底沦为一个松野家的笑话,每个人都仍过着与平常毫无二致的生活。




  直到第三轮游戏时,当初那个首先赞成的十四松出声抗议了。




 


  「不想再打棒球啦!」


  石破天惊的发言。


 




  连续打了将近二十天棒球的松野十四松坐在他的黄色弹力球上,义正严词地说约会应该要有约会的样子,明明是约会却都不做点打棒球以外的事,一点也不好玩啊。


  尽管这话从家里那呆呆傻傻的五男嘴里说出显得说服力全无,但偏偏对各自戏耍的事情都心知肚明,大伙儿一时之间也没能辩解。




  「但……这个游戏实在没有想象中有趣啊。」


  身为始作俑者的松野小松苦笑,他的话难得获得了兄弟们一致的同意,唯有十四松不吃这番说词。




  为了顾及不满意游戏的十四松,他们也无法让此事随意作废,经过一番折衷讨论,最终,一个解决方案出炉了。




  「再玩一次吧!」




  进行最后一回合的一周恋人。


  这一回合每个人都要好好扮演演恋人的角色,去履行身为恋人的义务──对于恋人伴侣要关心呵护、温柔对待、进行约会的规划并且以拍照记录的方式在未来一周为此作证。




  而后,他和十四松抽中了彼此。




  摊开制签用的小纸条,上头画了一枚给好孩子的花丸圈圈,还来不及询问抽签结果,一旁十四松忽然呜哇一声大叫起来。




  「哥哥你看!一样的图案!」他向一松挥舞手上的纸条。




  最后一回合需要认真对待的恋人游戏抽到的对象居然是自己,一松想想都替十四松感到可怜。懂得讨人欢心的椴松或者常和十四松到处遛达的唐松想必比他更能胜任恋人的身分吧?自己的话,他是一点自信也没有的,然而十四松本人却相当高兴的样子。 




  无法理解。


  一松完全无法理解十四松的开怀理由,直到现在也是。






  他顺从地让十四松勾住了自己的手臂,电车晃不晃已经完全没关系了,十四松显然不会自拍,而且是极度不擅长的那种,看看那个在一条手臂的距离外,晃得像是在相机里加载了震动模式的手机镜头,一松都能想象接下来拍出的照片将会有多么模糊了。




  要拍了喔!看镜头!




  快门的声音就像是将某事的结果拍板定案,居然有几分斩钉截铁的味道,明明镜头晃动的幅度那么大还真敢这么做啊。




  结果显而易见。


  手机拍出来的画面是两个脸上像是打了迷你马赛克的家伙,一紫一黄,真是一出大惨剧,一松看了差点没笑出声音。


  不过,在看到十四松把那张模糊的照片放在眼皮底下,反反复覆端详的模样时,他还是忍不住对那个认真的家伙说出重拍的提议。




 


  重拍?


  因为你看起来……嗯,要是不满意的话、重拍也不是不行。




 




  十四松闻言便扭过头来看一松,他想了一下,忽然眼中的凝重一消而散,笑逐颜开的十四松对他摇摇头,说不用了,这样就好。




  一松眨了眨眼,慢吞吞地哦了一声。




  「……那就随便你。」 






  不明白十四松改变心意的原因,他以为对方是会想要重拍的,但就如同他虽然自认熟悉十四松,却从来不了解十四松一样。十四松或许根本不在意那些事,谁知道呢。




  这么想是有点无可奈何的,甚至是有些寂寞的。




  盯着车厢地板上他们两个相连在一块的影子,他不知怎么忽然就想起抽签那日,像皮球一样在他面前反复蹦跳的十四松所说的话。


 


  「我们的签是一样的!厉──害!」


  「那么我就是一松哥哥最后的恋人啰!」


 


  一松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红茶。带有香料味的黑红色液体在通过喉咙时藏下了强烈的后劲,茶叶气息于舌苔上粘附不去,先甜,接着又苦又涩。




  那肯定也只是十四松不假思索时胡乱丢出来的一句无心之言,却已经足以撼动他的心。


 




  虽然十四松或许根本不在意那些事。










05.




  潮湿的咸味。




  海。




  深邃的蓝水从远端接近天的位置泛起皱褶,徐徐缓缓地上下荡漾地朝着浅色水域漫近,它们彼此拍打,散出白色的水沫,在靠近岸时像猫背一样拱起,高耸的跃起、飞升,最后义无反顾地扑面在阳光照暖的金黄细砂上。






  如同这趟旅程从开始就没按照过一般套路进行,一松和十四松离开电车的过程也有几分奇妙。


  当十四松叫醒不小心在睡着的一松时,一松发现电车已经停止了行驶,并且和他俩刚上车时一样,偌大的车厢里除了他们以外一个乘客也没有。十四松的解释是:因为终点站到了,其他乘客都先下车了。一松并不相信这说词,不过他继续追问,他也不是真的在意那些乘客们下落如何,就算他们像是如同幽灵般突然出现的奇怪乘客也一样。






  提着那几件简易的行李离开电车车厢,一松只来得及向那块白花花写着站名「海」的牌子多看了一眼,紧接着就遭受到海风扑面而来的洗礼,这座车站离大海这么近吗?朝风的发源方向看去,一大片的湛蓝便在他的眼前四面八方地展开。


  海滩距离车站仅是一段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他们很快地就能在海潮声中来到了那片汪洋的面前。游客出奇地少,一松差点都要怀疑这趟旅程是否有潜藏的阴谋了,假日里这样一座海滩会没有人前来想想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当然,这次他没打算再向十四松客诉了。






  海滩的沙质地十分地细致且干净,当他们踩着各自的室内拖及普通拖鞋踏于其上时,沙子便会从脚的边缘往脚心漫进,一松对此没作反应,倒是十四松把脚上沾满了沙粒的白袜给脱了。




  「给我吧,行李。」一松朝伸手扯住十四松背着的背包。「你想去游泳吧。」


  「耶?」回过头时,十四松看起来确实已有些按耐不住,听到一松的话后,他的表情一下子纠结起来,视线在大海与一松间徘徊。他仍不忘问:「哥哥呢?不去游泳吗?」


  「我有点累,在岸边坐一阵子再说。」一松顿了顿,补上一句:「好好替我玩啊。」


  「欸!好唷好唷!那我很快就回来!」






  就这样,他和十四松交接了看管行李的工作,从家里出发到现在虽然几乎都在搭车,不过十四松毕竟也已经保管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行李,再者他也没有想碰水的意愿,干脆让看到大海便两眼发亮的十四松纵情玩水。


  十四松非常喜欢海,每次家族旅游决议游玩地点时他总是率先提出大海选项的总是十四松。究竟是单纯喜爱海洋的风景,又或是喜欢难得能在浩大的水体不顾别人目光地尽情游泳,这恐怕得问问十四松本人才能知道答案。


  唔噢噢噢噢噢──!十四松兴奋的呼声自远而来。蝶式、蛙式、自由式……!他喊着喊着,一通乱跑之后噗通一声将自己砸进了深蓝色的水里,模样看起来非常开心。


  尽管没有东西可以遮蔽头顶上刺眼得要死的太阳的确有些困扰,但坐在行李旁悠闲地堆砂子已是十分合他心意了。




  那时候就没这么开心。




  看着那个在海水里欢快徜徉的身影,一松想起自己以前也和十四松单独来过一次海边。


  是去年、或者前年的事情。和现下眼前明媚亮丽的海不同,那时候是冬天,天空灰霭,云层密布,一丁点稀微的光都没有。在一个夏日里天已转白而长冬时早晨仍然昏睡的时刻,十四松拉着他下了计程车,两个人都走得仓皇急促,就像在逃难一样。


  说逃难或许有夸大的成分,充其量只是脑袋发昏的一场的晨游,就是发疯的性质多了些。


  近海区域在冬天里冷得叫人浑身发颤,骯脏的灰云飘浮于海面之上,从那里吹来猎猎的寒风,割破了阴色的雾气朝他们猛烈吹拂,他的大衣被吹得饱满而鼓起,鼻子也因寒冷隐隐作疼,而十四松那条短裤下的腿却还光着,对方用那双脆弱的腿站在广袤的海的面前,不发一语。




  那天他们到底在那座海滩上待了多久呢,松野一松没有印象,他记得的只有弟弟那个孤伶伶的身影,那画面就像是给人烙入了心里,成为心口上一道怵目惊心的疤。






  *




  在一松从沙滩里挖出第十三个米白色犹带灰斑的贝壳时,一个格外巨大的阴影忽然笼罩住了他,抬头一看,就见一脸灿烂的十四松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遮阳的大伞。对方把伞柄插进他刚才挖贝壳的沙坑,虽然周遭的气温还是那么热,但不再受阳光直照便让人感觉好受不少。




  「好热啊!」十四松在他旁边坐下,「刚才在海水里不觉得!海水好凉快啊!而且有很多很多鱼喔!」坐下、把手臂撑到背后的沙地上时小小的水滴从他的发尾甩出,反射着光。


  「你还潜到了水里面啊。」




  望见那样闪烁银光的透明水珠从眼前飞过,一松总觉得鼻子里闻到的盐味又更厚重了些。


  记得他们那个不大的背包里似乎备有了毛巾,一松把它从背包深处挖出来。




  「拿去。」他对着满身是海水味的十四松说:「让海风一直吹,头会痛啊。」


  「可是我的头很强壮耶!」十四松在自己的脑门扣扣地敲了两下。


  「那你就痛死吧。」


  「唔唔唔,不要!果然还是擦干吧!」说出这话的十四松却不接过递来的毛巾,反而是朝一松的方向凑近。




  一松莫名其妙。




  「那个啊!我在想!」就在一松正欲催促时,十四松开口了,他说:「还是让一松哥哥帮我擦好了!」




  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一松挺不介意地说了声好吧,重新收回原本递出的毛巾,将之披到了自家弟弟的头顶上并慢慢擦拭了起来,他张动指头,用适中的力量仿佛按摩地揉着对方柔软的发毛。




  嘻嘻嘻……十四松突然窃笑。


  怎样?忽然之间笑什么啊?


  一松哥哥好温柔啊。十四松说,又小小声地笑了几下,哥哥你的动作停了喔!




  一松没好气地看着他,加重了手指的力道让十四松哇地大叫出声,不过也就那么一下,教训过后心满意足的松野一松把毛巾往下扯了一点,盖住十四松的浏海和视线,而后他小声地说了一句那不是当然的吗,因为我们现在是恋人啊。






-tbc.






期末加油、考試加油、生活加油。




說起來冬天去海的那一段是我先前寫的某篇短文,沒看的話也不影響劇情&上次03寫的外星人綁架是指官漫第10話,母親節的數字松PART。



评论

热度(25)

  1. yohariko_114Dawn 转载了此文字